住在北京省事儿,去哪里基本上都是西行。

河北,怀来。北山还没有去。南山去了好几次。横岭,镇边城,一路到昌平,再高速经延庆拐回来。十二月底我们又去的时候,打麻将被替下来的老头一路送我们到村子中间的水塘,然后笑笑,背着手走了。他看不上法国来的专家,不会打麻将,打牌也不敢玩儿带钱的。镇边城大气。什么叫大气,就是不拿你当事儿。跟过去发生过的那些事儿比,你说的那些都不是事儿了。你看那笔架山陡么,羊能上去羊倌儿也能上去,你也能上去,认识路的话。

南行也有,又去了杭州,绍兴,安昌。冬天的灵隐寺真好,冬天的绍兴和安昌也好。这季节是春夏秋没法比的,我一想浙江,准是这季节,别的季节在心里头好像都留不住。绍兴和安昌好就好在小民的卑微猥琐和生活的冒失粗野还都在。厕所的排水口阻不住腊肉腊鱼在河里洗,手冻成胡萝卜了就不愿意仔细刮去指缝里的油腻,白居易故里你爱信不信,红灯笼照着,空调不开,冷啊谁说不冷。

还想去张壁,没来得及。上次去山西的劲儿还想再续上。等三月。三月还有景德镇,想买点儿小盆儿小罐儿。

过几天去拉萨。冬天没去过,也不知道想念哪里想念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