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妈妈蔡美儿虎啸空山,一举攻占各大报刊的显著位置,令新书销量屡创新高。如果是特丽萨嬷嬷或者本笃十六世写本心路历程传记,不大可能卖到这个数量。仔细分析一下,一本书要成功吸引群众,尤其是英语世界群众的眼球,必须有几个要素:1、必须是大家都关心的题目:男女情爱,生儿育儿,这是我们自私的基因规定的本能,眼球总要听生殖腺的指挥。2、得有点儿与众不同:在郊区买间带后院草地的房子,生两个孩子,喂他们吃速冻比萨和白煮西兰花,带去看冰球比赛,几乎所有来自中产社区的人都是这样长大的。除非小孩后来成了连环杀手或者色情狂魔,不然毫无看点。3、一定的负面成分是必要的香料和辣椒。做人的美德就那么几条,从上幼儿园就学过了。可是破坏规则的快乐仍然牢牢的写在我们从猴子传下来的基因里,因为破坏规则的猴子才有可能突破等级限制,获得交配和生育的机会。再加上“耶鲁大学教授”和“少数民族女性”这一重身份,虎妈的育儿回忆录要想不大卖也难——她之前的两本比较专业的书就几乎没人听说过。当然这份商业慧心应该算在虎妈头上,还是书商头上,就是另一个问题了。可能从此之后,美国市面上“犹太美洲豹妈妈”,“波兰狮子妈妈”,“伊朗猎豹妈妈”会轮流登台,各擅胜场。凶猛食肉动物家里出来的少年男女们在脸书上组成“我的变态父母”小组,舐食心灵伤口,哀叹童年阴影,酝酿三十年后的新一轮育儿畅销书(或者电子书)。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中国人恨不得都纷纷在同事间撇清,跟老虎妈妈划清界限。这个界限也的确是很好划:她出生在美国,父母是从菲律宾移民的华裔,实在不能跟 "中国人”建立起足够的联系,最多只能政治正确地称为American-Chinese。有意思的是中国妈妈们撇清了半天,一到下班和周末就开着车带孩子
去学游泳钢琴滑冰读算网球。。。比上班还累。妈妈们是否常作虎啸未可知,行径却和老虎妈妈也差不太远。在这些课外班门口,勤勉的中国妈妈济济一堂,因为孩子结识了一帮天涯同命妇女,明里交流,暗里比拼,应对老师是同仇敌忾,讲到孩子成就马上化身成一座座小堡垒,凛然不可侵犯。更有意思的是:咖啡时间偶然聊起这个,新来没多久的黎巴嫩裔女博后一拍大腿说:我妈和她的朋友们也是这样的!她现在每天来上班,还是妈妈接送。新近获准谈恋爱,对象当然得是同裔的,最好是黎巴嫩天主教家庭出来的男孩子。以前的伊朗室友的妈妈,誓要把她和她的姐妹们都培养进医学院。她肯定不是唯一一个这样胸怀大志的伊朗妈妈,我看过的好几个医生都明显是伊朗人。


有趣的是:虎妈发威的时候,虎爸都在哪里?蔡美儿虽然管自己叫“中国妈妈”,却绝对不是中国传统的慈母或严母,既没有手中线也没有择邻三迁(现代社会这都是房产经纪的事情了),她只是一个典型的控制狂母亲而已。她的形象和力量无限膨大,遮盖着整个孩子的天空,把父亲的影响力挤成天边的一丝云影。中国传统的父亲形象倒很象吃人的猛兽,无论是平时不管气急起来把宝玉往死里打的贾政,不择手段要弄到石呆子的扇子的贾赦,还是立志要与红楼梦事事取反,结果还是个儿子见了大气也不敢出的安学海。虎妈在怒吼的时候,虎爸是象贾赦一样在嬉游人间,还是象贾政一样在外书房酝酿一场更严厉的管教,或者象更多的郊区中产爸爸一样,早已是党指挥熟了的枪,战战兢兢,汗不敢出,只在妈妈不在场的时候带孩子去吃冰激淋和汉堡,算是过了阿Q造反的瘾?在中国的传统场景里,父亲的过分严厉常以祖母的更高威权和母亲的委曲求全来平衡,让小孩有一点喘息的空间。现代社会对儿童的保障不用说是完善了许多,但是一个气势如虎的母亲在小家庭中占有绝对支配地位,也许是个新问题。不过儿童的养育总是这样跌跌撞撞的,一代人从上一代人的伤痕里学到一点经验,急着用到下一代人身上去,二三十年以后,再来一转。
孩子的教育是这么复杂辛苦的一件事,适龄的女性很容易纠结要不要生。待到拼不过生物钟,咬咬牙生出来,又面临如何当妈的挑战,听上去真是麻烦全部自找来。或者会有人觉得无知者无畏,早生者早了。一项调查显示:美国三十岁以后才生育的妇女和选择不生育的妇女,在比在二十到二十四岁之间已经生育第一胎的幸福度要高。所以如果有可能的话,还是深思熟虑才下决心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