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久没见一个在皇粮国库工作的同学妞,不仅连生两个千金,理由是双方父母一家一个免得抢。还嚷嚷这个城市没有设计精巧的200平以上大房,容得小她两小妞一人一保姆在厨房做菜。其实我也算见过半点世面的淫,还是被她雷到了。伊人对最近在整修的高速公路非常不满,原来下周省城大型百货公司周年化妆品大优惠,她只是觉得,跑去省城抢购今年的兰蔻新货,要慢慢在羊肠道上熬了——我当然爱富人晒的这么点小幸福,其实也没什么,她和每天晚上九点后在超市淘到三折莴笋尖的楼下大妈,有着同样的幸福感。OK,足矣。
■周日到本城最高档的发廊陪台宝做头发,顺带四人帮四P会,高档发廊的区别在于服务的人,不会对你上下打量,反而有一颗平和的心来和你说话。于是看完他家的本月时尚杂志,头发也就洗完了,所以价钱贵到牙痒痒,也值了——台宝看见好多不凡的熟女晃过,偷偷对我说,名媛啊。本城名媛汇集的,她们做头发的小幸福,也是我们冒充富人的小小幸福,只好晒一点出来。
■阿弥陀佛,堂会终于闹热地完结了,各位的避孕心得如何,杰丝帮还是度泪撕更妥帖呢?钢奔还不错,我推荐。
■星座说今天工作会很顺,但恰恰到了想发飙的临界点,每一个机器都慢如牛,每一个部门都扯皮推脱,能靠的只有自己,对,只有自己。
■用到已经是最好的除痘搭配,外修内养,痘痘依然兴盛无比。扪心自问,原来是熬夜太久所至,罪过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