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有两大主罪,所有其他罪都由其而出,那就是:缺乏耐性和漫不经心。
    由于缺乏耐性,他们被逐出天堂;由于漫不经心,他们无法回去。”
                                                                                                  ——卡夫卡

雪天,围炉夜读,很安静,也很冷。不知不觉忘了时间,很疲惫,也很仓惶。
六经皆史,于是《十三经注疏》、《春秋左传注》、《尚书覈诂》、《诗经注析》、《段注本说文解字》、《古代汉语》、《汉语史稿》……长长一串书单,考验着我的耐性与专注。
都说无论经史子集,至少苦修10年才能算得入境,都说蒙学童子功重要。于是越读,越感到懊恼与畏惧,越感到自己荒废虚度了多少年华,比如句读的能力、比如阅读影印版的习惯、比如对甲骨铭文金文大小篆体等古文字的辨识……小学功底与英语等基础语言能力的差距,使自己对那些鸿儒通儒们恐怕永远难以望其项背。
这么多,这么厚重,这么广博,这么细琐的积年尘埃,哪怕用尽除开工作吃饭睡觉以外的时间去穷经皓首,格物致知,也不知能悟得几分真传。
但是,至少让我离他们更近,更近一点,一点点。
很多时候我们都在埋怨外界的浮躁与虚华,却忘了自己几乎也在无可奈何地随波逐流。
如果暂时无法改变这个世界,不如先从自己开始改变吧。

亲爱的,我想要认真面对自己的人生,与我们的人生。
你呢?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於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於庶人,一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 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
                                                                                                                                                                    ——《大学》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