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  逛香港书展连续步行五小时水米未进
              赴先生晚宴只顾说话一干人食不知味

一大早,吃罢早茶,便带了陈旋给我们的工作证,直扑香港书展。

话说我还是第一次来香港书展,多少带了一点朝圣的心情。书展位于湾仔附近,一路上指示牌高挂,好多读者都是往那里去的,志愿者不断指引着人流,这服务,实在让人心情愉快!

会展离地铁站还有老长一段距离,反正跟着人流走,总不会走错。

书展售票处排着长队,我们幸而有工作证便早早混入场中。老白、小森、我,三个人分头去逛。我按蛇形路线走,这样可以将所有摊位一个不拉全部逛到,但也极耗体力。

和上海书展比,香港书展的格局小了许多,基本上只有1楼是卖书的,二楼是会议厅,三楼则卖儿童用品及宗教书籍。

出发前,自己就给自己订了规则,基本上不能再买书了,所有的包和箱子都装满了,怎么带回去都已经成问题了。所以,一边在心里哼着柏芝的歌“我要控制我自己”,一边慢慢逛来。

话说看到喜欢的书不能买的感觉实在糟糕,看看这本,唉,看看那本,唉,一路上只剩嗟叹,逛得也是意兴阑珊。看中的书,只好先将封面拍下来,留待回去后上淘宝再买了。

商务印书馆、三联书店、明窗出版社、天地图书的摊位向来是大热门。而禁书前站着翻阅的则永远是内地读者。放眼望去,好多内地宫斗的书,按先生的说法,这些书都是骗人的,连宫斗的主角都未必知道的事,你一个小小作者怎么可能知道嘛,居然还能写出厚厚一本书,不是瞎编还是什么?

逛了一圈,看中的书也不多,但香港书展有个好处,就是海纳百川,啥书都卖。可怜上海,本来也该是个海纳百川的身段,却被恶党欺凌的像个小媳妇,徒呼奈何。

路过勤+缘出版社的摊位,先生的书摆了一长排,但读者寥寥,不知是人流尚未到此还是卫斯理真的式微?希望只是前者。

一圈逛下来,一本书也没有买,只买了一张春娇与志明的光碟,彭浩翔的电影,我是每部必收的。

中午时分,老白来电说先回住处休息了。小森则等着听陶杰下午的讲座。只我一人在展厅里胡乱逛着。肚子饿了,看看这看看那,想想自己只有一个人,又不是很提得起劲吃东西,而且食物又贵,便且忍着。逛到下午三点,终于把所有摊位逛完,还把4个纪念章全部盖好,实在是又饿又累,坐下休息片刻。

看看时间还早,离约定6:30的晚饭还有近3小时,实在不想回重庆大厦再出来,于是就近找了家星巴克,买了杯红豆星冰乐和蛋糕一块,略略充一下饥。

在沙发上一坐下,才发现自己有多累,手撑着头,不一会,竟昏昏睡去。直到5点才缓缓醒来。又再发了会呆,便出发前往饭店。

饭店离先生家很近,仁哥一早就定好了座位。包厢门口还贴了“倪匡书迷会”的纸条,号称中港台三地卫斯理书迷大聚会,十分之夸张。先生和倪太已经到了,我带着老白小森和先生寒暄几句,今晚他们是主角,难得和先生见面吃饭,我就不妨碍他们和先生交流了,于是默默坐到一边。

仁哥曾说,还邀请了倪学网的网主紫戒。我对这位老兄仰慕已久,能做出如此精彩的网站,实非易事,非对先生小说怀有无比热爱不能做到。今次终于能得一见,很是高兴。紫戒本名何健,原以为是个思维敏捷、个性倨傲之人,没想到跟想像中不同,是个十分内向害羞的男生。年纪与我相仿,话不多,很老实。问了,原来是同行,做审计的。他的国语不好,于是便和他说粤语,也许是我的粤语口音较重,往往两个人要想上半天才明白对方说的是什么,到后来,索性找了纸笔代替语言,其情形很是搞笑。

老白、小森和先生那边的互动我也没怎么注意,这部分的回忆录要留待他们来写了。

老白命好,得先生另眼相看,给了他电邮地址,称他为“戴眼镜的小胖子”。还说,这个小胖子蛮有趣的,哈哈~~``

由于还有事,先生和倪太提早退席了,先生一走,我等几个自然也没必要久留,和仁哥阿健他们道别,也自归去。

看看时间尚早,反正也是顺路,又去了森记闲逛。他们可能还有书想买,我倒真的只是闲逛了。和陈旋还有伙计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再逗弄逗弄那些猫咪。书店里到处写着牌子:请勿和猫玩耍。起初我还怕坏了人家店里的规矩,不怎么敢逗猫,后来才知道,不是不让客人和猫玩,是怕猫咪被惹急了伤害客人,所以才有此警告。既然如此,我便不怕了,逗弄猫咪还是有一手的,哈哈~~``

回到重庆大厦,发现房门钥匙不见了,一惊,掏遍口袋踪迹皆无。回想了一下,一定是在星巴克时掉的,那时从口袋里掏过纸巾,钥匙应该就是那个时候掉出来的。算了,和管理员打了招呼,赔了50港币,换了钥匙,也算是个小灾。

小麦来短信说飞机误点,于是大家就先去翠华喝点东西,聊聊天,坐等她的到来。小森带了一位朋友一起,也是个自来熟,这样最好,不会冷场。聊到快半夜了,小麦又发短信说入关极慢,不知何时才能到了,没奈何,众人只好先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