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对:Portnoy

aneta_spb
LJ的使用者,一个圣彼得堡的记者,贴出了她那带有苏联时期的回忆的装饰照。这是她的原因: 
“作为一个激烈讨论的结果…… 
无论在苏联的生活是好是坏…… 
我已经决定为我自己记住它。这将包括从那时开始的,关于我自己的记忆以及我的理解和思考方式。

在苏联,我度过了整个童年,整个青年时期和一部分的成年时光。

而且,我来自于一个几乎没从社会主义受到多少益处的家庭——没有免费住房(即使是在今天也没有),没有一辆摩托车——我说的甚至不是一辆小汽车。我的出生地不是一个省会城市——而是一个距当地中心有20公里远的地方。我的父母出身于农户,他们是教师,不喝酒,不抽烟……” 

Aneta_spb
在前苏联的最西部,即位于白俄罗斯西部的波俄边境度过了她的童年。以下是她对苏联人的信仰的记忆片断——比如小小十月党人和少年先锋队——以及苏联人的日常生活: 
复活节总是美好的,它“有助于丰富我的个性”。在这里有两个复活节,而人们两个都庆祝——“俄国的”(东正教的)节日和“波兰的”(天主教的)节日。在“柳树(棕榈)日”人们带着用纸花装饰的柳枝。这些花是用皱纹纸自制的,我真想学会怎么制作它们,但是没有。

面包从商店消失以后,人们开始自己烘焙面包。在复活节,他们邀请你去他们家,以这种面包和夹着罂粟种子的小圆面包招待你。但我们家没有那样的东西。妈妈过去常常冲爸爸嚷:“他们都知道怎么去偷,就你不会!”


过去的我也真喜欢波兰女孩。即使是在学校的节假日里(只有小学里才有,之后她们不能再上学),她们也不穿十月党人“白上衣黑下装”的制服——而是穿着她们令人惊艳的彩装,那些衣服上有镶着珠子的闪亮刺绣,或只是简单的刺绣……后来我听说,爸爸刚开始在学校教书那阵子,孩子们宣誓加入了少年先锋队——而第二天她们并没戴着红领巾去上学。“但你们是苏维埃的小孩!”“我们不是苏维埃的小孩,我们是波兰的小孩。”但我不记得这件事。(在我印象里,)当时每个人都戴着红领巾和小星星。

那些小星星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以为十月党人的星星是把诗人亚历山大•普希金表现成一个小孩。因为弗拉基米尔•列宁是那么地无畏无惧……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才知道他们说的弗拉基米尔•伊里奇•乌里扬诺夫就是“列宁”。  

星星有两种:用铝制作并通体涂漆;另一种则比较酷,是用一种红色透明塑料制成,上面有个卷发男孩的微型照。

Global Voices Online » Blog Archive »Memories of the Soviet Pa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