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向上》播出的那一个多小时,我基本什么都没看。因为我一直在接电话,一个接一个,然后就是无数条短信充满了我的手机。后来校内都是添加好友的申请和留言,qq里都是好友申请,连msn的好友申请都有若干,最意外的是,上海电视台的制片人给我发邮件说要我们参加他们的节目。我只能说传媒的力量太巨大了——当然,我也很欣赏大家在电视上的表现。顾皓卿、徐萧、贾子昂、刘翼豪、顾峥、严禾嘉、于佳雎、黄毅达、王新宇、张硕等10个复旦诗社的小朋友的表现可圈可点。

周末带了我的一大堆学生去浙江桐庐春游,一起去的就有严禾嘉。他的心情特别好,因为节目播出几个小时候,他的校内好友的申请恐怖到……总之,我们一路聊了很多关于《天天向上》的内容,《天天向上》也成为一个不小的谈资。但是在有一次,小严同学的话却让我警醒了好一会。原话忘记了,总之,在很多人为一群写诗的男孩癫狂的时候,小严同学想的是:《天天向上》,不如真的“天天向上”。

于是,从浙江回来,小严同学就去真的“天天向上”了——他在回来的车上就不玩杀人了,安心休息,为了晚上有精神去认真写他的作业去。而我晃晃悠悠去游泳了,然后回到这里,准备写点什么。没有吃饭,真的是精神不佳,于是就零零碎碎写了这些吧。

《天天向上》,不如真的“天天向上”,只是心里还有一些期望,期望喜欢我们的朋友能真正喜欢诗歌,喜欢复旦诗社,喜欢复旦,喜欢我们。

另,好些朋友说找不到我在节目里念的那首《风景》,那么我抄录下来吧。这首诗歌是我认为自己写的最好的情诗。

其他诗歌作品见:

http://www.poemlife.com/PoetColumn/xiaoshui/index.asp?vAuthorId=xiaoshui&ColumnSection=

 

◎ 《绝句:风景》

verlo


我梦见某处,风已经发生,无需太长的路途,
月光将使一丛栀子的阴影,变得洁净。

是的,就是这样,我在雾中等你,
我不介意参加完自己的葬礼,再步行回到这里。

2007/10/5

 

忽然在想,verlo是否看过这期节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