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说中的夏夜祭

[img]http://node0.foto.ycstatic.com/200910/01/b/28174571.jpg[/img]

图多,慎入

感觉是从山中世外溜达了一圈,又回到了人间。新泻市区还是称不上繁华,但比佐渡岛还是好很多。须臾之间,觉得那个闹哄哄、脏兮兮、忙忙碌碌大工地一般的上海真的很遥远了。

图:新泻港口客运大厅
image

新泻的街道不宽,路上的汽车几乎全是这样方方正正、小小巧巧的小排量车。这跟中国大小城市的街景截然不同。即使在我家乡那样的小城市,所有的车子也都带着一个牛哄哄的大屁股。

图:新泻路上的小汽车
image

图:路过的一家中国餐馆
image

图:街头的路人甲们,骑着摩托的酷姐和遛狗的中年人
image

image

应车上大叔大妈的强烈要求,我们的大巴在一家名叫“JUSCO”的大型超市门口停下来(造型有点像咱们这儿的麦德龙)。骁勇善战的大叔大妈们,纷纷径直奔向酱油、面条、味噌、袜子以及许许多多我根本不知道用来干啥的东西。我发现,到大型超市购物真是一个上佳选择,不仅门类齐全,而且跟日本人买的是一样的东西,不用担心卖给外国人的是次品,何况大叔大妈们说价格也不贵。离开日本的那天,我们又杀去了Jusco一次。不过,估计普通的日本旅行团,是不会安排到这样的大型超市购物的。

图:超市一角
image

image

西瓜不便宜啊,小小一盒就要30块人民币左右。对于我这样一个热爱西瓜的人来说,社会主义优越性显而易见。
image

不知道“一玉”是什么意思,大概是“一个”吧?这样算来,一个西瓜就是120或150块人民币。
image

图:收银台前的海报,看到了熟悉的龙猫
image

停车场的海报栏,张贴着前阵子热映的电影,大部分都是动画片。
image

临近傍晚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今晚下榻的温泉旅馆——月岗温泉的清风苑。这晚仍然住和室,却要比前一晚宽敞了不少。我们住的旅馆越到后面越好,可见日本的邀请方也下足了心思。
导游说,新泻有三白,雪,大米和女人的皮肤。月岗温泉又被称为“美人汤”,说是里面的硫化物对美肤有特别的功效。果不其然,有着两处温泉入口的酒店大堂里就弥漫着浓郁的硫磺味,据说这样的温泉是相当好的。而且旅馆里的女服务员大多是清秀佳人,真不愧是“美人汤”啊。

图:我们的房间,外面的风景挺不错。
image

图:典型的和式壁龛
image

图:美女服务员,为我们表演了简单的茶道,点好抹茶让我们喝。我拍她的时候,她很不好意思。
image

桌子上的和果子和印有“祭”字的团扇,让我觉得漫画、日剧里的和风夏夜祭典,已经触手可及。一打听,果然今晚当地小镇上有场夏夜祭,还要燃放花火。我心里那个雀跃啊,正好把wulude送我的那套浴衣带上了,准备晚上穿上,走进漫画中。(ps:日本的这种夏夜祭典,有点像中国过年过节的庙会)
image

接着就是晚餐,依然很丰盛啊!放几张上来。

image

图:冰碗里放着鲜美的刺身。
image

图:这块小糕点极其美味,不知道叫啥,似乎是抹茶豆腐。
image

image

image

图:可爱的小茄子
image

图:猜猜这口小锅是什么?
image

里面是加好水的米,我们开吃的时候就把火点上,到吃得差不多的时候,生米就煮成熟饭了。
image

清风苑的老板是个有趣的老头。他对自己的旅馆、尤其是自己旅馆的美食极为自豪,不停地向我们推荐。而他又是个传统文化的死忠,看到我穿了一件卡通风格的T恤,就跑过来唠叨了半天,说什么我作为中国人,来到国外,应该穿点能够体现中国文化的衣服,blablabla的。我听不懂日语,倒是一边为我翻译的一位阿姨烦不胜烦。这位大爷,我不会不怕死地穿一件旗袍来展示我的两个游泳圈,也不可能穿着宽袍大袖的汉服在这里吃生肉。如果您对中国文化有兴趣的话,不妨亲自来中国走走,顺便为我们颓靡的入境游市场贡献一点增长率。
由于惦记着今晚的活动,还要腾出充足的时间换衣服,我饭也顾不上吃完,就蹭蹭跑掉了。据那位为我做翻译的阿姨说,旅馆老板后来发现我的那锅米饭没吃完,甚为痛心,端着那口锅拉着N多人说这米饭其实多么多么的好吃。真抱歉啊,老板。

日式浴衣就是夏季和服,只有一件,穿起来也比正统的和服简单,不过跟我们穿日常衣服相比还是要麻烦得多得多。wulude同学曾经把穿衣图示发给我过,但我看得头晕也没明白怎么回事,只好请了两位女服务员来帮忙。两位姑娘非常认真,一方面怕没给我穿好,一方面又怕穿慢了赶不上夏夜祭,几根腰带绑了又拆拆了又绑。我也终于体会到五花大绑的滋味。穿衣过程中反复的鸡同鸭讲如下:
服务员(睁大眼睛点头):“大丈夫ですか?”
我(面呈猪肝色):“A little tighter...”(大姐你再紧一点我刚吃的饭都要被勒出来了)
一番折腾下来差不多半个小时,我们仨都出了一身汗。这件蓝底黄花的浴衣终于服服帖帖上了我的身,我鸡冻地掏出两把谭木匠的黄杨木梳送给她们,聊表感谢。呃,姑娘们MS比我更鸡冻。抄起纸扇,踩着一双木屐蹬蹬蹬下楼了。还别说,浴衣裹得紧紧的,加上脚上的木屐,我还真迈不开步子。聚在大堂的大叔大妈们看到我这一身行头,都觉得新奇有趣,几位大叔还换上了旅馆的浴衣,小袁连坎肩都穿上了。虽然大家一身鬼子打扮,但眉宇间,还赫然是我中华热血儿女啊!(愤青鸡血是随时随地的)

来到离清风苑不远的街道上,当地妇女的舞蹈表演已经开始了。大概有一百多穿着白底和服的女性,年龄不等,跳着传统的日本舞,踩着鼓点,在这条古意盎然和风浓郁的街道上行进着。她们表情肃穆,笑容也少见,动作整齐划一。围观群众越来越多,有的是当地居民,还有不少是我们这样的游客,跟着她们一同往前走,一些人还在一旁比划着跟着跳了起来。
舞蹈队伍后面有年轻人推着巨大的照明灯跟着,已经是汗流浃背。于是身边的围观群众纷纷拿出扇子给他们扇扇,连我们中间的几位大叔大妈也加入了学雷锋做好事的队伍。

图:跳舞的当地妇女们。
image

image

image

图:跟着比划的围观群众
image

图:跟着阿姨们翩翩起舞的少年
image

图:推着照明大灯的年轻人
image

不过,一条街走下来,我并没有看到动画片或者漫画中那般目不暇接的小摊点,卖苹果糖章鱼烧或是供人捞金鱼玩。街边支起了一些小棚子,但只有一两家在卖东西。我寻思,是不是摊点还没铺开?可天都已经黑啦。

图:这次夏夜祭是跟月亮有关的,吉祥物是只小兔子,因此很多人都戴着兔子的面具。图为戴着兔子面具卖东西的当地大婶。
image

图:又是围观群众
image

图:宣传板,上面清楚地写着这次活动的主题——月之夏祭。可惜我拍的吉祥物小兔子都不太清楚,就不放上来了。
image

队伍最后来到一块空地上,又表演了一段,宣告收尾。刚刚宝相庄严的女人们,马上恢复了日本鸡血女的本性,拿出相机跟自己的家人朋友疯狂合照。突然间,砰砰巨响破空传来,我们抬起头,正看见一朵礼花在夜空一角绽放,继而凋零。人群中爆发出喝彩声。我也有些鸡冻,不由自主地开始YY光亮二人携手共看烟花的狗血场景……

图:在空地上看热闹的正太和loli们。我想说兔耳真是治愈啊治愈啊!!!
image

可惜,天不遂人愿,正当我刚刚开始身临其境地YY时,有什么湿湿凉凉的东西从天而降……哦漏,下雨了。我们只好跑到跑到旁边一处叫“汤足美”的免费公共足浴温泉躲雨,顺便泡泡脚。进去一看,好多老头啊。

图:“汤足美”(or“美足汤”?),门帘上是这次祭典的吉祥物小兔子。
image

图:足浴温泉,日本老头的最爱。哦漏,镜头被导游小袁乱入了。
image

图:旁边是一处公共小剧场,舞台前是典型的日本枯山水。在这里演出能剧或歌舞伎,令人神往啊。
image

雨越下越大,冲散了参加祭典的人群,烟花大会也草草结束。之前我还抱有一丝幻想,说不定雨停了街边的摊点也就摆出来了,可惜老天一点也不给面子。不多时酒店派车来接我们。唉,可怜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穿上的浴衣,根本没过到什么瘾就要回去洗洗睡了。
当然,睡前还是要好好泡泡温泉。清风苑有好几个浴场,大堂里摆着一群可爱的石刻小人,就代表着不同的浴池,有着各自的名字。

image

图:温泉旅馆里出售的娃娃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