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学要完成四件事,文凭,上网,泡妞,实习”周引用一位老友的话说。关于“泡妞”一项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至少要泡三个,而且要让她们彼此不知道,这样的话你的人际交往能力应该就很强了!”这一点难度颇高,简直是太高!

        周科进今天作了两次讲座。下午给我们传播系讲互联网的发展趋势,晚上在东艺讲职业生涯规划。一天讲两次,这是我上大学以来见到的第一次。不过他是校友,82年中文的,这也理所当然。
       下午讲互联网发展趋势,气氛一时发展到颇为尴尬,好在传播系没太失面子。周作为校友,也隐隐表达出了对于传播系的担忧。             
        晚上在东艺讲如何迈好职场的第一步。周开场提到自己本来打算坐火车过来,后来因为时间问题还是不得不由司机专门开车送过来。进而指出如何衡量成功人士。可是他特意强调这件事情似乎适得其反。
        2000亿——3000亿的精子中只有一枚能够和卵子结合,所以每个人的生命都是一次偶然,要特别珍惜。这是职业生活涯规划的终极意义。
        他在第一次提到传播系时犹豫了一下,然后说是“传媒学院”。以后的几次都把传播系称为“传媒学院”。这足以证明他对nk校情的不了解,然而或许也包含另一层的意思,有点八卦了。hp貌似没去,去的话听到后不知作何想。
       周对记者的理解是“从前门被赶出去,再从后门爬进去”据说原话出自某新华社老记。
       “正直是立身之本,权变是顺势之策”周深感当代大学生太过老实。
        “上大学要完成四件事,文凭,上网,泡妞,实习”周引用一位老友的话说。关于“泡妞”一项特别需要指出的是“至少要泡三个,而且要让她们彼此不知道,这样的话你的人际交往能力应该就很强了!”这一点难度颇高,简直是太高!
      
         nk新媒体方面的牛人不少,可惜像李善有、周科进这样的大牛都改行做教书匠了,难道这也有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