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在疆进酒听陈建年。

小场子,很温暖——的确能让观众随时递一杯酒上去。不过都不用,他们一直在喝浅浅杯的威士忌。

陈建年是很朴实,声音里有海洋大地的人。这个老实人在台上开始有点紧张,就讲话,讲他的“警察故事”,讲到气氛酝酿成下面的观众毫无顾忌的和他交流,对谈——继续唱吧,都看见歌单了!哎哟都有点点小欺负了。听他唱歌不知为啥想起小时候听的乡坝头的民歌,想起格格书里那个爱唱山歌的田二满满。

他身后坐着的郑捷任,是他的制作人,台上话不多,但打鼓弹keybord一样引人视线。那种好像什么呢,像小龙女的金丝手套,轻绡薄软,却是什么兵器都兜得住。

虽然下了雨,后来变成雨夹雪,但是寒冷里温暖快乐。

还想再听他们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