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兴趣,因为我认识的那帮人都退役了。但是,心心念念的是看球笔记。可可说,妈妈,我再不看世界杯就没人跟我玩了。我就推荐她看看球笔记——那些熬夜看球的人还得听你爆料。
中午才在蓝湖郡别人豪宅里蹭吃蹭喝,下午就跑到重庆天地和扇子的八中妇女一起,仇了一下午的富,铁观音喝成白开水才回家。期待规模更大,时间更充裕的聚会。
最近的一大发现是家门口的乐浮咖啡,亲切有韵味,咖啡也很好,氛围好到我幻想自己抱着笔记本在里面写小说,店家的人情味还体现在账单都有签名档:春暖花开,乐浮一生。我在心里yy,以后我也可以风雅地说:我不在乐浮,就在去乐浮的路上。
最近几餐难忘的饭,上周蒋老师买的几十斤小龙虾,请波波烧给我们吃。几十斤小龙虾是小事,难得的是买了十斤蒜给我们做蒜炒小龙虾。这个年头,涨得最快的就是大蒜价钱了,能这样破费用巨量的蒜做菜给我们吃,说明蒋老师是一个真的对朋友好的值得信赖的同志。
星期四,蔚霞家,周年庆。卢平主厨,前半场大家主讲,后半场宋炜主讲。前半场等苦笋,后半场吃苦笋,神来之笔是最后的姜鸭面。和资深文艺青年们一起吃喝,才有一种归队的感觉。
今天也很high。吴家的镇店之宝卤菜加上杨姐的豆腐果子红烧肉,吃得我坐在重庆天地仇富的时候,胃里一阵一阵不适,直抵心口。晚上五个妈妈带着成群的儿女在北城天街厮混,9点到午夜,哈根达斯混搭小脑壳烧脑花,而且以相亲的名义花着男方家长的血汗钱,其乐无穷。最让大家笑成一团的事,是一个老太太嘟嘟帅哥说:这么多妹妹,你买花送给他们吧。嘟嘟指着我们这一桌:你去找那一桌的,她们会买。
卖花的老太太小嘴一撅,不乐意了:你们年轻人都不买,那群老太婆买花来做什么嘛。语罢昂首挺胸走过,剩下一群爆笑的孩子争先恐后告诉自己的妈妈:你是老太婆了,比你老的老太婆说的。
我们还是很高兴,老太婆又怎么了,这些帅哥美女喊我们妈。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