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不平静:非洲诗选》(多语对照译)
一个由非洲大陆12个国家26个诗人所组成的世界。这些诗根据以下宽泛的主题来安排: 1、风景和变化 2、身份、历史和语言 3、压迫和反抗 4、爱 5、希望与前途

image

image  
诗人齐里克热•齐里克热(Chirikure Chirikure)出生于津巴布韦的谷图。他毕业于津巴布韦大 学,曾获得美国爱荷华大学的荣誉研究员。作为一个表演诗人,他在一家国际发展中心主管文化,兼文化咨询员。齐里克热出版过三卷诗集Rukuvhute(1989年),Chamupupuri(1994年),Hakurarwi(1998年)。他还写作并翻译过一些儿童故事和教育方面的书,每一本都获得了津巴布韦年度作家的头等奖项。

(以下诗歌收入《这里不平静》编者:(南非)菲利帕•维利叶斯、(德国)伊莎贝尔•阿闺那、(中国)萧开愚,世界知识出版社,2010年8月出版)

站在边上看

我们站在边上看
他们成百上千在行进
决定写在他们的脸上
标语尖喊着他们的要求
我们站在边上看
警察从另一边冲来
全副以色列防暴装备,恐怖又醒目
AK47来福枪拼写他们的来意
我们站在边上看
标语和枪扭打在一起
决心灰飞烟灭
而警察踱步回到驻地
一张散落的标语飞舞着飘过
绝望的要求依然字迹分明:
“请求啊我们求你们了
降一降面包的价格”

2004年10月11日

有什么意义?

如果确实花了
一代人的生命
吟咏情感口号
以证明我们民族的男子气
而爱巢正哈欠连天,空空如也
那么还有什么意义,我亲爱的兄弟们?

圆头棒

我们承受着长途的旅行
你,领路在这丛林中
挥舞着祖先的圆头棒
由我们已逝的祖父真传给我们

无比荣耀,显赫尊贵
你清除路途中的狮子和黑背豺
袭击的游戏是为了让我们飨宴途中
因而我们轻松走过一哩又一哩
轻松走过高山和峡谷
直到你挥舞着圆头棒朝我而来
在为奔往何方的激烈争吵中
传家宝打滑,坠落山崖

往左还是往右
现在还是真的问题吗
当豺狼啃咬着圆头棒
当它头朝下,孤零零地躺进山谷?

月光

让我们跳姆冲戈尤舞
在月亮小心的看护下

让我们全心全意地跳舞
因为月亮只在晚上来

让我们晃动手鼓,快乐地出汗
因为,当太阳伴晨曦而来
它将把月亮柔和的清辉带走
冠白日以炽热金色的箭矢
将射破驱动我们跳姆冲戈尤舞的精神

(译注: Muchongoyo是一种津巴布韦绍纳族的传统舞蹈。)

宣告

这老女人坐着
像沙漠中一棵孤零零的树

缓慢地,轻轻地
重复一遍又一遍:
为什么是她的孩子们?
为什么?为什么?

然后她做了个手势,沉重地
宣告,像一个先知:
如果这革命吞噬了一些孩子
而不是全部
那么一些母亲将决定,不再有任何生育

姆瑟轮丹
----节选自《滑树游戏》

我村里的每一个小男孩
都能够眉飞色舞地描绘
你怎么玩耍姆瑟轮丹
你砍一棵健壮的穆含瓦树
把枝条从树干上砍下
然后拉着原木上山

就像耶稣骑在毛驴上
你跨着原木,十指紧扣
然后,嗖,你直落而下

如此快而猛烈
眼睛紧闭,屏住呼吸
你完全降服于命运

呯地一声巨响你落地了
你的屁股摔烂
流着血却狂热销魂

我们中间好多人也是如此
生命行驶得快而猛烈
降落时衣衫褴褛,伴随渗血魂灵

(译注:本诗是《滑树游戏》的一部分,作者强调此诗主要写砍伐树木,对环境不友善以及游戏中的人的冒险天性。)

虚构的地方

每一张脸都遇到
同一个问题
对于我曾到过的地方

只有心在回答
嘴巴虚弱无力,但是
心房有什么就用什么填充谷仓

带着梦幻面孔,怀疑
他们提出更多好奇的问题
再次询问我曾旅行何方

我立刻回答:
我曾在静默回音的国土
在古老的通布图城沙漠中

他们摇起头像极了公牛
嘲弄地大笑好像正在喝酒:
这样的地方只属于虚构

我垂下头
用镇静的词语安慰我的心:
心中的祝祷啊是我的。

(译注:Timbouctou ,通布图,亦称“廷巴克图”。非洲马里共和国的历史名城,位于撒哈拉沙漠南缘,尼日尔河中游北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