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先秦诸子,无论哪个“子”,尽管观点相去甚远,但有一点是共同秉持的——即对人欲的克制。

什么叫人欲?人的五官所享受的,就是人欲。好吃的食物、好听的声音、好看的东西、触感很爽的、好闻的气味,再加上一点,就是六欲中的“意”——换个今天网络上通俗的说法,就是意淫。意淫的感觉很爽吧?处身高位、受人膜拜的感觉很爽吧?

对于这六种欲望,中国的先人们,是保持着警惕之心的,儒家讲“克己”,比较温和,也有提出“去人欲”的,这就比较极端;墨家奉行节俭,处处以公心替代私心,这也是节欲的方式;道家其实最科学,讲究“实其腹、空其心”,这个做法最合适。为什么说道家的做法最合适?六欲听起来是那么一回事,仔细分分,可以归纳成两块,一是满足人最基本的生理需求的,比如吃饭、喝水、睡觉;二是使人过得更爽、更“快乐”的那些欲望,例如有钱的人爱吃鱼翅、用纯金马桶之类。第一种人欲应该满足,但第二种人欲,就应该有所反思、有所克制。

按照佛洛依德的精神分析学,人从出生开始,受到欲望本能的影响,不自觉的会追逐快乐,这属于人性中的“快乐原则”。包含两部分:摆脱痛苦的感觉,追求“更”快乐的感觉。举个简单的例子:对于一个食不果腹的乞丐,一片面包是他最大的愿望,当乞丐的温饱得到保障,乞丐会希望进一步的改善生活,假设乞丐走了狗屎运,在后来的奋斗中逐渐处身高位,那么金钱、权势、美女将成为他更进一步追求的目标。类似于这个简单的事例,很多朋友在生活中都碰到过,我们常常碰到有些出身贫寒的人,因机缘上位之后,却仍然饥不择食的试图获取更多,于是我们会从心底诅咒其“不知足”,其实对于上位后的这些人而言,简单的面包牛奶已经不能带给他们快感,出于人类“快乐原则”本性的驱使,他们必然会追逐“更快乐”的物事。

人欲,暂且不说它的好坏,但这确实是人类社会前进的原动力。不过,对人欲的态度,东西方是完全不一样的。这也是两种文明之间最大、最本质的分歧。我们今天评价某个国家的好坏,往往是从GDP、人均收入的标准,物质越富裕的国家,本质上人欲的满足度就越高——所以,从本质上来说,咱们今天评价一个国家、一个社会是否成功,是从人欲的满足程度衡量的。哪个国家提供的薪水福利越好、民意更容易自由表达,该国百姓的各种欲望就越能够满足,就越被人看好。这种思维和观点,是典型的西方的思想——只不过,眼下已经成为全球的标准。

而中国的先人,在如何对待人欲的观点上是持保留态度的。最早的记载,出于《尚书》里的五子歌,当年夏朝皇帝太康,骄奢淫逸、贪图享受,估计是赋税太高,而且税收也不用来改善民生,专用来改善个人生活品质,满足私欲,弄得民愤四起,后来被东夷部落的人赶出了都城。他的母亲和弟弟就可了劲儿骂他,其中有这么一句:“内作色荒,外作禽荒。甘酒嗜音,峻宇雕墙。有一于此,未或不亡。”这段话大意是,满肚子的淫欲,又喜欢摆谱显威严,整天嗜酒沉迷于靡靡之音,还搜刮百姓造奢侈的房子和装饰。这些东西,哪怕沾上一样国家迟早都要灭亡。“太康失国”这个典故,大概是先人最早提倡节欲的例子。

我们看今天的日本,古色古香的建筑、文化非常多,很多地方和中国的古代差不多,但无论怎么看,似乎总有些怪怪的,总觉得这个国家绝非继承古代中国的精神。仔细想想,日本有那么多光明正大的AV、公车猥琐男、心理变态,原来如此。日本虽然继承了中国的儒家、道家的文化,但对欲望的态度上,从来都是放纵的。儒家说“欲不可从”、“克己复礼”,这是儒家的根本。一个金钱欲望强烈的人,如果自己不有意识的加以克制,坑蒙拐骗那是迟早的事情;一个性欲强烈的人,如果自己不有意识的加以克制,那么男盗女娼是必然的;一个贪权恋栈的政客,如果自己不有意识加以克制,为了政绩,伟光正、躲猫猫之类的事情会层出不穷。日本继承了“礼”的表象,但没有继承“克己”的神髓,所以千百年来总是徒有其表。

当然,我在这里讽刺日本,并没有看轻的意思。事实上,本国60年来,或许比其他国家更糟糕。至于几百年前满虏建立的伪政权,估计也是够呛。再早的历史,统治者和被统治者,也一直是在克欲和纵欲之间徘徊。

西方文明的发展史,是一部以满足人类欲望为目的的发展史,伴随欲望满足程度一起发展的,是限制个人私欲妨碍公益的越来越严密的制度,这就是法律。所以,西方人纵欲、无德,但是守法。而在本国历史上,克欲,以何种方式使人欲保持在一定界限之内,所谓“自正以正人”,这是区别于西方文明的本质所在。东西方文明的理想模型:分别是“克欲+人治”(中国)和“纵欲+法制”(西方),双方各有优劣。排列组合一番,最好的情况,莫过于“克欲+法制”;最差的情况,莫过于“纵欲+人治”,咱们现在正处于后者。

至于克欲和纵欲本身,我本人也说不上谁好谁坏,真正的克欲,可以使人活得干净,但会损伤社会发展的动力;而纵欲的结果——我们今天都看到了,吃喝拉撒进步了,人品道德连60年前都远远不如。一味以欲望满足程度作为衡量社会文明发展的标准,我看,显然是要出大问题的。我们民族中的仁爱、宽恕、义气、信用、承诺,这些人性中真正宝贵的东西,在伟大的时代伟大的欲望面前,已经全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