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崔还在唱着,“唱了半天也唱不干净这城市的痛苦”,大概是这样的词儿吧?太多年了,已经快忘掉了,却又无法忘得一干二净。就像自己的名字,大概自识字的那天起就想忘掉,但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后来,因某种原因,有了新的名字——是朋友对我的奥威尔式祝愿——当然又经自己改良加工而成现在的样子。

说到名字,当初的“时光不逝”也是颇费了一番周折,才得以浮出水面,作为“名字”而存在的。这也是一个祝愿——愿时光停止,永不逝去。至于到底是个什么样式的祝愿,我也说不上来。热闹的景象终究会有一天变得荒凉,而新的开拓者们又会前仆后继地驾临。希望他们记得,在预备翻天覆地大干一场前,别忘了拍几张照片留念。经验之谈,否则事后一定后悔。

也许猫们还在,夏日的午后集体出来晒太阳,月上梢头时旁若无人的幽会,或者一起胡闹,取妻生子也不一定。

老崔的演唱会就要开了,还没公开售票就已经被预定光了最便宜的两档,目前380元的也岌岌可危,估计再过几天就不复存在了。所以,人总是要乐观一些才能活下去,痛苦那样的东西在这个世界上确是有的,而且数量及形成原因还不少。可是——刚才也说了——要乐观才能活下去。那么,就需要寻找美好,这需要费些力气,但总体来说是可以找到的。

比如,“啪”的一声关掉这个开了长达两年的BLOG,然后再“嘘”的一声出口长气。It's over。说到底,这并没什么可惜的,将适用范围放大十倍来思考,“长久”这一境界作为现实描述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它从来也不曾植根于大地,它不过是滋长于我们头脑中的一个肿瘤,偶尔良性、偶尔恶性。相对于“长久”而言,“灿烂”则更有实感,比较好把握。如果非要从中做个二选一的人生课题,我情愿而且只能选择后者。

举个例子,我们欣赏一朵花儿,究竟是该为它的绽放而鼓舞,还是要为它的凋谢而惆怅呢?这与情感是否丰富无关,就我个人来说,我的情感应该算作是异常丰富的,这一点从我每每看《大话西游》都会不厌其烦地为紫霞和至尊宝掉眼泪就足以证明。其实这部片子确实有些俗气,可我们不也是生活在这俗世中的俗人一个吗?

其实我想说的是:当我们无能为力时,曾经的一切就如同旧房子,尽管彼时彼地尚可被称作“景观”、或曰“梦想”,可到头来如果被它们重重地骑在背上,搞得自己像中国队踢足球一样狼狈不堪的话,那还不如被拆除或“轰隆”炸掉的好。

我们大可不必担心失去。就像我们终其一生也不能拥有什么一样,那些旧房子也好、旧梦想也罢,无论被炸成什么德性,都会化作类似于“可吸入颗粒物”的什么,而钻入我们体内,以另一种方式得以继续发育。

所以,关张有时真的是“大吉”。

时光不在、时光不再。。。。。。

老崔的演唱会据说取名为“阳光下的梦”,乐队也成了近乎纯粹的爵士编制。

我真的很想去听他的演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