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拜六和赛恩斯去看了少年ナイフ,在芷江梦工场遇到了输血童鞋和大秀。
话说我最近大概是真的头发染太多了,一直以为少年ナイフ这个演出是在MAO,结果和赛酱在吴江路吃完吉野家之后她说只要两站路就能到场地我还无比震惊了一番,一直到我像梦游一样被她带到了同乐坊的牌子底下才发现是我自己脑残了……这脑子,怎么办哟!
虽然是礼拜六,但9点半开场也算很晚了,再加上还有两个暖场……说到这个我还是想喷一下主办方,虽然主办方本身是一直办电子乐演出的,但也不能搞啥演出都硬要打包自己下面的电子乐队吧,尤其主办方公布出来的演出暖场只有一个波姬小丝,结果跑过去一听发现还有个神马Teenage fantasy的老美电子乐,踏马弄到11点多都没上正主,搞屁啊!(摔)关键是大家都是来听少年小刀的,全是些听朋克的主儿,谁要听神马电子乐!坑爹啊!!!(继续摔)都是付了钱来看LIVE的,不喜欢的乐队没嘘下去已经很好了,底下人抽烟的抽烟聊天的聊天手机上网的手机上网,全是一副在忍耐的表情,对于台上的乐队来说,也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吧——这个神马老美乐队的水平究竟如何我不知道,老子也不听电子乐,但是跑到这种场子里来浪费观众的时间,我只能说是被主办方的安排给坑了,自取其辱。
结果等少年小刀开始演出的时候,都要过12点了,结果也就演了大概一个小时多一点点,虽说朋克的歌都短,但肯定也因为时间的关系咔掉了不少,STAFF大叔一开始是给两把吉他调了音的,后来可能是被咔嚓了,结果演出的时候也只上了一把琴。真叫人生气。我准备以后见到这家主办方就尽量绕行。哼。一。一
说回少年ナイフ本身还是很牛逼的!三个三四十岁的老阿姨哦,个子也很日本人,但是台上一站气场就出来了。相比于录音室音源里那种比较单薄的感觉,LIVE时加强了BASS的部分,Michie阿姨超有存在感!其实仔细听整体的编曲都很简单,不过编得很流畅,基本上就是不要用脑子的那种,大部分朋克乐会比较倾向于倾诉愤怒的情绪,相比较之下,少年小刀就是那种特别开心,开心到没心没肺的那种,也算是一种很不错的情绪宣泄。阿姨们上台之后就一直笑得和花儿似的,然后MC说“下面这首歌是关于食物的……”、“下面这首还是关于食物的……”、“下面又是一首关于食物的歌……”、“啊这首歌讲的是中国食物,它叫饺子……”真是笑死人。
说起来我还蛮喜欢“饺子”这首的,吉他solo是很……日本人心中的中华格斗游戏的感觉,BASS特别简单有力,嗯!简单粗暴才是王道!顺便我观察了一下她的手,大概跟我差不多大,因为手太小了所以基本上不用小指……也算是一种解决方法……¯﹃¯
然后礼拜六我又穿了我的战斗靴,等我开始跳之后,身后一米以内立时就没人了……233 不过战斗靴其实还是有点消耗体力的……最近年纪大了感觉体力不如从前,其实礼拜六也没怎么很过头,但是颈椎一直卡啦卡啦的痛到今天……OTL。

演出结束之后阿姨们迅速从后台奔到了门口,开始摆摊自己卖起了CD呢……当时我就……震惊了。而且还是自己收钱,一副完全不惧怕假钞的架势,了不起!不过因为没打算过要签名,也没带她们的盘,身上钱也不够现场买盘,所以只是随便买了件T恤就算了(T恤虽然只要50块就日本乐队来说很便宜,但是是我很讨厌的那种头颈部分特别小的T恤呢……图案也不萌。其可修。TAT)

接下来就等十一的Loudness啦~口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