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周不晓得为什么突然忙了起来,我似乎在为了前阵子太空,天天上网还债。
    坏运气大概开始于,周一,一个台湾人的电话,一个两面三刀,具有被迫害妄想症的男人。跟他斗了有1年,每次他都把必要程序上的产生的等待时间和金钱当作是我们在为难他,解释了也不停,偏执到极点,然后他就会去加拿大投诉,然后邮件到我手上,我就写个一屏去解释。他已经把能投诉到的问题都投诉了一遍,居然还跑来跟我说,你子到吗?(我从来没觉得台湾腔会这么这么地虚伪)那个XXX ho~,都要把你们宁波的服务停掉了,都是我再帮你们说好话的。我!#!%¥·#…,真想骂他,每次都是他在投诉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然后,各种各样的事情让我忙了一个星期,我做个注解好了。前天,我鼻子破了,结的疤被我不小心抠掉了,一直流血,可是我连餐巾纸按着的时间都没有。一手电话,一手还要回邮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生活?

    于是我晚上回家就连听力,看书。
    沪江学习小组很不错,有很多想提高英语的人。
    看书,我把周二卓越寄到的两本书都看完了。直到今天,才缓过劲来,能写字。
     今天我睡到下午1点,才头痛欲裂地起床。
    做了一个上午的梦,又一次梦到一个很空旷的地方,有红色的柱子,我梦里就觉得是西藏。上一次梦到,很明亮,这一次梦到很脏,都是灰,感觉很不好。
     下午,看完本周的超级星光大道,就看书到现在。
     《鲤·孤独》和《读库0802》
      《鲤》里面的摩羯座的孤独指数是最高的。
        “他们看起来真冷漠,他们觉得世界对他们终究是无情的,为了避免伤害,不妨预先表现出冷漠。他们都有一颗早熟的心,所有的大道理在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有切身体会,而周围的人都不能理解他们身心的重负,这是一种永远不能跟同龄人获得共鸣的感觉,为此,他们总是踽踽独行在一个人的路上。”
      说的真是直抵内心。人生的正负都是相等的,有多少爱,就有多少痛,最终难逃“分离”二字,纵使理由千万,再怎么爱也难逃时间的力量。每个人都有天生的,保护自己的方式。我太害怕分离了,以至于我宁可选择站在原点。

      p.s: 啊呀,好饿,半夜没啥好吃的,啃梦龙去先。想我们以前看春香那阵子,meng niong~叫得欢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