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1844分,办公室里人头攒动,埋头写稿,没有丝毫下班的意思。苏总在群上说,今天不写了,想早点下班,这几天写得太多,已经被掏空了,引来一阵戏谑。

        这些日子,时间像不断地抽出,一点点被掏空,回头一看,却是空荡荡的一片。虚无感总是在某个莫名的瞬间,从某个角落出其不意地袭来。或许,这和绵延了一天的细雨有关,或者和女人有关。

        27岁,不大不小的年纪,不知道未来在何处安放,不知道心在何处归属。以至于让人怀疑很多事情的真实性,那些人,那些事,是否如自己所想,所看到的那样。有很多很多的梦,淹没在无尽的琐碎之中,以至于忘记了当初出发时的模样。

        在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碰上熟悉而又陌生的人,恍惚之间,显得不大真实,以致于局促。找突破口,反复间,折腾的只是自己,于现实并无帮助。

        这段时间过分相信自己的控制力,吹了很多牛,不想这是另一种虚弱的表现。 或许应该掏空自己,回到本来的样子。关键是,还能回得去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