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和白二约好,一人写一篇《秀才胡同》的故事。我写文青版,她写流氓版。

结果,写了两段,自己被自己雷得不行,那叫一个外焦里嫩,离魂出九天啊。果然,我不是文青。果然,我还是走技术路线比较合适。一晚上白二没啥话,估计在哼哧哼哧写ing。。。

 

开头是这样的:

又是清明,今年的梨花比往年开得都早,伴着淅淅沥沥的雨水,铺满了整个胡同。

中间是这样的:

转眼桂花如期,话说一叶知秋,连头顶的大雁也呢哝着向南飞。

最后,没了。

最雷的部分,就不放了,怪丢人滴。掩面ing。。。

 

女主叫秀,男主叫才,用葱头的话来讲,这个故事就是:话说,前朝不知哪代,有一个女孩子叫秀,有一个男孩子叫才,他们青梅竹马,相恋在胡同里。轮回后,再相爱,于是就有了秀才胡同这个故事。

 

其实不是,这是一个等待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