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来都写不出银新的什么,我知道是因为原作太欢乐,写不出就是写不出。

所以变了形什么的就原谅我吧。还有这图真美妙。

image

+++

时间一长起来这感情品起来就总如同隔夜的茶。再羞涩的一开始也抵不过食髓知味一做再做,交换了口水再交换体液,反复如此最终也就染了那味道牵手也如同左手牵右手。志村新八默默地听冲田总悟絮絮叨叨没完没了,想表达的意思大抵也就两个字,倦怠。

想不透他为什么会找自己出来喝茶,但对话开始不到十五分钟,自己就失掉了吐槽的兴致。

冲田和土方的N年之痒每次一发作难免要一干群众遭殃。

“你和老板想必好得很”这话听起来真是莫名火大,尤其在这个时候。和谁好得很,糖尿病星人?什么时候好得很,JUMP发售日?新八很想大声吐槽出来可话到嘴边最后还是没能成形,就冲着冲田十次犯病七次找他这层面子上,他还是想站在他这一边。殊不知土方和坂田在居酒屋里,话题兜兜转转也都是围着这一边跑,喝到高兴或是不高兴两个人再斗一斗嘴皮子和剑法,每个月貌似总得有这么几天。

“……我说啊,”冲田搅拌着已不成形的泡沫奶茶一脸无趣,“要是能杀掉他就好了。”

新八并不了解他们二人之间这么多年来暗潮汹涌,只道他是旧病发作,不知这话有几分是真几分是假。总是用着嘲笑别人的口气开口说话的冲田,偶尔提到自己时那口气就更甚了起来,听起来是真心地不待见自己,只不过能听到他如此开口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所以说,新八头痛,你为什么总是要来找我,谈这些经期少女的心事呢。

在草莓牛奶提供晨送之前,一个月内新八要去四次大江户超市补充它,开始晨送之后坂田银时又不得不因为尿糖而戒掉它。同时因为银时最喜欢的天气预报小姐回老家结婚,万事屋没有工作的早晨,一般都会被银时和神乐一路睡过,直到中午。

新八偶尔留宿,第二天早晨那父女俩才有难得的早餐吃。半睡梦状态下一个大喊草莓牛奶一个大叫添饭,总是叫新八痛不欲生,每次都发誓不会再在这里住第二次。不过下一次还是会带了期盼留下来,带了忐忑吃了晚饭洗澡睡觉,一夜无梦到早上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新八眼看要踏入二十大关,银时也眼看要奔三张儿,神乐大到再也骑不了定春,然后这一年依旧是屡屡动荡然后平平安安。

和冲田见过面之后已是傍晚。新八围了围巾看冲田慢慢消失在街口人群中直到再也看不见,这才掏出超市限时抢购广告来,叹息时间已过,想买打折蔬菜猪肉只能明天请早。揉了广告一路找垃圾桶,找来找去找到歌舞伎町,这才茫然发现自己习惯性地又回到这里。

傍晚的歌舞伎町正是营业前最后的准备时期,拉拢顾客的制服男女在街上三两成团聊天,摆灯箱的挂灯笼的好不热闹。在众多店铺的末尾登势不起眼的店只是一盏冷清的昏黄灯笼,和二楼根本辨认不清的万事屋一起孤孤单单,异常冷清。想到过去自己初识坂田银时,再想到已经过了四五年,原来时间又短又长不过街头街尾这么一眼。

新八眯起眼来,在寒冷的晚风里缩了缩脖子。

忍不住往那最末尾走去,在半路却看见了那头银白卷发,正撩起门帘走进相熟的店家。最近那人和姐姐接触过密,饶是自己再怎么心大也注意到了的,想当年这两人之间就该是有什么,到了如今……想起冲田的话来,新八心里另有一番滋味。最恶俗的八点档不是和亲生姐姐抢男人,而是自己想和亲生姐姐抢男人但她早已过世,死人自是不战而胜。一想自己和冲田二人居然还有这等卑劣的少女心思,心里就禁不住一阵恶寒,早前吃过的东西此时在胃里翻腾起来叫嚣着要漾出来。

冲田到底是怎样的心思自己并不知晓,但自己的心思却在现下也教自己看不透彻了,这是不是被诱导,新八问不出答案来。

“要是能杀掉他……”什么的,自己可是一次没想过。

但是偶尔却想过要是没有那种搞笑的相遇就好了。新八站在银时走进去的店家门外,试图去想象现在他正在和姐姐说些什么,吃了什么又喝了什么,是不是很开心或者是不是已经喝醉了。

+++

最近的自己矫情的很。许是看文看多了,连打字也带上了酸味orz
所以说BL武侠不能多看,看多了瞎眼断臂啊orz

于是说这些都是神马玩意啊(抱头

+++

喜欢あさまる的声音。他的声音更像是个变声期的少年(你还是不肯放弃正太么

+++

又一年过去了,心里惶惶然,好日子早就过到了头。
本命年过去的如此之快,又不知道是好是坏。
在这一年的结束,我知道了自己原来还不算是个废物,也给自己开了不止一个新课题。
关于以后的路。
不管能不能行一切看命运如何安排。
早日看清自己的界限,早日放弃可能才最聪明。

这一年的最后只希望心态可以稳定,早日坚强才是上策。
说了这么多,只是想表达……
C79来了,老子很是恐惧(抓头发

+++

前阵子得空去了一个小漫展,一摊位上摆满了初音和东方,却不知弹幕为何。
囧了个rz。

真想参加一次同人展啊。

糟糕,我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那就等十二月再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