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坐在书房,前面、后面、右面都是书。看看那些隔着玻璃门的书脊上的书名,每本书都有它来时的故事,也融进去了我的生命的那一段——哪怕只是几分钟的一段生命。
  不是为了升学、就业、职称……之类的读书,舒心惬意的读书。
  一个国家的发展,不能只看GDP,要看长远,看全面。一个人的读书有何不是如此呢?古时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所谓的读书就是进入官僚体系的敲门砖;如今的高考又怎不是如此?千军万马参与其中公务员考试又怎不是如此? 
  青春年华是最美好的,失去了才觉得宝贵。但时光荏苒也是一笔财富。只有到了中年,才会将这些那些对功力看得淡些,才能够真正地去不带任何目的地随意看书。
  董桥在《中年是下午茶》里说,“数卷残书,半窗寒烛,冷落荒斋里”。这是中年。
  不过,“数卷奇书,阳光明媚,悠闲书房里”为什么就不能是中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