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学艺术的”,并没有字眼上看上去的那么酷。对我来说,学画画也好,学设计也好,走上这条路,更多的是包含着一种对现实的无奈。
  在我考大学的那一年,通过美术和音乐加试考上大学本科已经成了一种捷径。大量像我一样理科严重瘸腿、单纯靠文化考试无论如何也考不上普通高校的学生,怀揣着单纯的大学梦,背着画板拎着水桶,走进当时设在宁海中学的考场,去尝试下去八大美院、去南艺、去江大。而且在之后的几年中,人数一直呈几何级地递增,终于到我快毕业的那一年,我听到的消息,是要是想进我那个学校,门槛也不是那么低了,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去。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回过头来看那几年爆发的这一社会现象,想一想其中有趣的问题:为什么我们周围学艺术,或者自称学艺术的人有那么多。
  上面的其实都是题外话。就我个人而言,进入大学以后,印象最深的,还是我们都还没有电脑的那些日子。那时候真是热爱画画的一群人,晚上都很自觉地在教室里画画画到10点11点。我记得有人画了宝马Z4,还有人把整个的几米漫画画在墙上,都是规模很大的墙上涂鸦,想在想起来,真是相当自由向上的艺术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