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没有资格做"梦里不会哭泣的孩子"了.
最早的最早.我将梦当作逃离的天堂.漫游其中,享受各种超乎现实的刺激和开心.
女侠,飞行者......玩的不亦乐乎.还有永不可得的某段爱情.
即便是恶梦,我会顽固的告之自己,这是梦,乘可怕的结局还未发生,结束它,于是戏剧般的关键时刻,
我努力睁开了双眼,用现实抵挡悲剧.
我有能力不哭在梦里.

最近,现实和梦境可怕的快混为一体.
白天头总是昏,找不出病因,
夜晚的梦境呈现了现实中某事最糟糕的状态
不时的看见谁死去,不断的梦见失败,耻辱
在梦里我是个理智的说谎者,
回家的车上,我居然梦到飓风,一堆人围坐在桌前,我努力的解释这是美国高原特有的狂风,
努力的宽慰慌张的众人这房屋足以抵挡凶猛的袭击,转瞬间,房屋被吹着极速向前飞进,两旁的景色飞驰而逝.
又在那关键时刻,换票的喊声挽救了虚弱的我,那飓风的轰叫既是列车带来的心慌.
那一刻的惶恐与兴奋是我想要又不敢要的幻境.

终于开始怀疑,我想要怎样的生活?哪怕是幻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