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两年前开始上大气科学导论老师就说过,北京这种地方,只要是早晨刮南风,一整天空气质量就差,原因当然与城市污染气溶胶之类脱不开干系,于是每年初冬都有这么些阴惨惨的日子,又偏偏左等又等不见下雨,dv还有一场至关重要的雨景迟迟不能开拍,导演抓狂得已经准备去租消防车了,只盼望老天给点面子,在银杏叶子落光之前施舍那么一点。

自从宿舍来暖气之后就开始莫名其妙的头痛,并且伴随着右侧太阳穴和耳朵的痛,尤其是吃东西的时候觉得骨头里都在痛,以致后来发展到右边脖子……
下午上课的时候在右边脖子后面摸到一个肿大的淋巴结,不禁开始想入非非,进而回想起上次吃烤串的时候刘慈欣说他去年左边侧腹疼痛,几家医院都诊断说是肝脏问题,此人联想到自己平时喝酒抽烟无度,以为大限到了,倒是镇定,也没告诉老婆孩子,只是打电话到某出版社问人家球状闪电到底还要不要了,要了他赶紧写……于是我们终于看到了这本书。
最后的结局当然是一位英明神武的医生坦然告诉他,不过是肋骨组织增生而已……
我开始yy如果去检查发现长了个脑瘤之类……如此青春年华匆匆逝去,还真是舍不得,似乎想做的事情也是一样,什么该死的考研都不看了,回家里该吃吃该喝喝,静静地看书写文章,把那些怨念以久的坑都填了,免得不能动笔的时候遗憾。
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没什么追求的人,设想到这种情景,才发现自己始终放不下的还是那些文章。

还说点什么呢?没了,本来有一堆事情积攒在眼前,郁闷得想要去撞墙,然而想到自己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攒下的坑可以等几个月之后慢慢填,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起来。
曾经做朋友编的测试题目,其中问道:回忆一个微小而幸福的瞬间。
我想了许久,写:早晨起来,发现还可以继续睡。
后来把题目连同答案发给另一个人,他做到这一题,在我的答案下写道:这个非常好,保留。

这样微小而幸福的瞬间,即使在上帝眼里,看到了也要会心一笑吧。

再贴一个小短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