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赋新词强说愁”,到了三十岁以后竟也成了一种福分,能强说就还不是真愁。且,到了这个年纪,愁还是愁么?能发愁就还有办法,最怕的却是无奈,不仅是没办法,更甚是连想办法的心都没了。

        然而不论是沾叔、夕爷、Wyman还是李宗盛都是爱写无奈的。和他们把无奈放逐江湖,写进单恋或者杂糅情色不同,李宗盛把无奈写在柴米油盐的犄角旮旯,你能从他的叹息里看出当年送瓦斯少年骑摩托的背影。市井得像一盆水泼来,真真切切!

纵贯线 - 给自己的歌

作词:李宗盛@纵贯线

作曲:李宗盛@纵贯线

想得却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该舍的舍不得 只顾着跟往事瞎扯

等你发现时间是贼了

它早已偷光你的选择

爱恋不过是一场高烧

思念是紧跟着的好不了的咳

是不能原谅 却无法阻挡

恨意在夜里翻墙

是空空荡荡却嗡嗡作响

谁在你心里放冷枪

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

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

然後好几年都闻不得 问不得女人香

往事并不如烟 是的

在爱里念着也不算美德

可惜恋爱不像写歌

再认真也成不了风格

我问你见过思念放过谁呢

不管你是累犯或是从无前科

我认识的只有那合久的分了

没见过分久的合

岁月 你别催

该来的我不推 该还的还该给的我给

岁月 你别催

走远的我不追 我不过是想弄清原委

谁能告诉我 这是什麽呢

她的爱在心里 埋葬了 抹平了 几年了

仍有余威

是不是原谅 却无法阻挡

爱意在夜里翻墙

是空空荡荡却嗡嗡作响

谁在你心里放冷枪

旧爱的誓言像极了一个巴掌

每当你记起一句就挨一个耳光

然後好几年都闻不得 问不得女人香

然後好几年都闻不得 问不得女人香

想得却不可得 你奈人生何

想得却不可得 情爱里无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