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我当时还是个傻逼,身高不过165,是个敢暗恋不敢表白的矮子。在那一年,江南时常下雨的秋季,我的外婆去世了,于是整个冬天我都在哭泣,在长时间的悲伤之中,我慢慢地感觉到,自己原来这么傻逼,于是我迅速长高。
        在这个万物沉睡我却疯狂生长的冬季,我立下了以后多年的人生计划,我如今突然想起了那个类似“十二五计划”的夜晚,我是我人生中的国家主席。
        我想我应该会永远的远离河镇和江南,但我得带走一名江南女孩,接下来我会在北京有一片天下,我想我会成为一名文字工作者,然后起码在25岁前成为一名主编,我起码应该出版一本小说,也应该差不多时间在皇城拥有自己的房子和汽车,这一切下来之后,我25岁啦,有些惊喜,有些失落。
       今晚,我又开始设想33岁以前的事情,一切都会如愿以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