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丽莲

 

马丽莲

如果你穿白衬衣

我就穿花格衫

 

我们在巷子里赛跑

用分币买冷饮吃

在盆子里洗脸

 

我想卖掉一座铁桥

它老了

你说

嘴里开出一朵花来

 

这很有哲理

应该没什么讨论余地

我想

脚下变成了一条河

河上空荡荡的

 

咦,我的桥呢?

你问

刚才还在

 

我说回巷子里看看吧

那个挑麻糖的

走得很快呢

一只脚嗖嗖嗖

一只脚哗哗哗

 

那个,是他吗?

长得象一把刮胡刀

闪着不易察觉的阴暗高光

动不动就是一道口子

对愚公移山毫无兴致

 

上回我说,喂,你们刮胡刀有那么多深刻往事

干吗还喝矿泉水

现在我要说矿泉水了哦

个个身怀平淡无奇的风流韵事

结果他就跑到车站去

举着一块牌子等自己等了一整天

 

马丽莲 那你看见我那枚生锈的数码铁钉了没?

还有那个一心想被医院整治一新的病人

桥就别管它了 反正也没用

 

唉,我们的儿童真该快乐些

这么密密麻麻

是不对的

很不对

我的时间

 

我的时间会唱歌

会下雨

跟我坐得很近

我的时间很听话  打起鼓来很起劲

 

天热的时候

我的时间会自己洗脚

洗得那么干净

我的时间就径自去阳台上

望风   风来了

时间就哭  瘪着嘴说

我要回去

我想妈妈了

 

我的时间常常开花

一朵一朵 不胜其繁

“抓住了!”我刚开口

我的时间就和别人的时间

一起走过了街口

再也没有回来

(2008年8月3日 - 25日, 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