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说些什么,也不想多罗嗦
终于……明天要运动会了。已经颓废了好几天,昨天晚上中午说是发烧了。回家了。就以这样的方式逃掉了我烦了一个礼拜的物理考试。结果回到家发现真是病入膏肓了,不回家还不行。也罢。今天上学了,现在算是好点了吧。
二十二号过完的生日,一样的鸡肉那个无厘头的歌就是另一个小晨给我点的,我们寝室的室歌吧……收到了不少东西,都很高兴,恩……最高兴的,毫不掩饰的说,是来自孙某某的。因为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到现在还能记得。看了里面夹的纸条,其实很多别人还记着的东西我自己都已经忘了……曾经以为自己是记这些事最牢的人,现在看来,不是吧。我真的很欣喜,有这些感动,但也有内疚的地方。
今天回家以后终于开始肆无忌惮地开电脑。把百分之十的积分打完了以后就玩一个大约五六年前的那么一个游戏。今天才问老对借到碟。然后就开始发飙地跑了出去。昨天晚上十一点我就自己在屋子里发飙,打电话过去,一连把蒙和她妈妈全都吵醒了。虽然有我的原因,不过也没想到大家的生活方式这么快就改变了,不是我所了解的了……这也许都是正常的吧。
下午一个人在音像店,就是黑石礁那个音乐花里呆了俩小时左右。把所有电影的盗版碟翻了两遍,想找的倒是什么也没找着。挺高兴没有人打搅我的,除非我问些什么。后来就去看音乐。买了一个绿日(其实不高兴这么叫),也是找了许久,还是旧的,就是已经打开过。但是因为只有一盘,也不在意了。还有一个乔治温斯顿,也许是受到了那帮人的影响了吧。
然后浑浑噩噩去本店,没看什么。想进旁边的书店来着,想起家里积压的那堆书,有罪恶感,没有敢迈进去。又浑噩地去买吃的,提了一带子精疲力竭地回来。呆不住吧,也许。明天想去唱歌。
不愉快的事情,有些,比如最近和五班吵得让我们都挺不爽的,即使我刚开始还因为没去看球赛弄出一副正直的提倡宽容的样儿……现在算是解决了吧,穆老师还不错其实。
运动会,今年总算是没有项目了。现在简直想不出明天该怎么过。但老对的想法就跟我不一样。她说啊我还是个挺有什么感的小孩。忘了。总之就是个好小孩。说她们对这些也没什么兴趣……
我只是不想一直坐在那里而已呀。
好了,就说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