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那么去读啊,那我这么走弯路,这个弯路的作用在哪一块,就在于我的心是向着哪一块,是向着写作,向着出版。所以一切的一切,从现在来看,它的一个极大的焦点,就在于出版。
  觉得自己是到了一个份上,已经是厚积薄发了,已经是非常蓬勃地可以去大干一场的时候,这时候我就向所有业界的牛人来说,我想离开贝塔斯曼,所有的人就过来问了,就是你有什么条件,我说,很简单,两条,一条我要做总编辑职位,第二条年薪,又提出一个几十万的年薪,那当时就是考虑做《诛仙》的这一家,磨铁,磨铁文化。
  2006年6月,丹飞到磨铁做总编辑,这是丹飞对人生的一次成功规划。他创造了一个奇迹:仅仅两年半,从编辑直跳总编辑。由此缔造了一段出版神话。
  我和磨铁文化一起共同努力,打造了《明朝那些事儿》、《盗墓笔记》、《后宫》等等就是畅销书,包括做了一些大的系列都是我开创,盗墓系列不是我开,但是说是我集大成,是我做,因为我就是一根大线,把整个路给拓宽。
  丹飞在北京的事业可以用如日中天来形容。
  当时的广州漫友文化机构,通过各种渠道,正在苦苦寻找一个合适的人才,担任漫友文化机构副总编辑;并为这个职位开出了一份丰厚的年薪——50万!
  (猎头公司)面谈了之后那同时就是说,你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马上就去约请漫友杂志社的副社长刘洋,我一般叫她刘姐,她谈完之后她后来告诉我说,她就跟金总说了一句,“这就是你找了十年的人”。
  红人馆就是我来到漫友之后成立的一个子品牌。所以就是我在漫友期间做的,一小部分。这就是我做书的一个logo,一个品牌,标志性非常强,那红人馆就是说红人的集结,那就是红作者的集结,让自己和自己的编辑都是最红的总编辑,最红的操手。
  谁都知道《乌龙院》系列是漫友的第一增长点,也是最大的一个大品牌。在我的促成之下,敖老师和漫友签成了一个十年长约,那这也是一个大事件,或者说是07年08年出版界的最大一个事件,多少人虎视眈眈,但是最后还是花落漫友。
  这一干就是两年。这一次职业选择,是丹飞拓宽个人事业版图的重要一步。他在漫友文化期间除了继续操作自己擅长的文艺社科畅销书之外,更把触觉延伸到了动漫领域。有媒体把丹飞这次选择称为“三栖动物跳向黄金矿”。
  当我在第一份工作,在公务员这个岗位上突然意识到人生必须改变的时候,我就,这种内力啊,驱动自己,去改变自己,怎么改变,由内而外改变,内外都改变,内外兼修,就是说,我要开口,我要表达,我要让别人走进我心里,我同时更要走进别人心里。
  来广州的心情是五味杂陈,好,可能就是在漫友这个工作非常愉快,跟金总啊,跟同事之间这种感受都非常融洽,差也差在这里,我结束了我的第二次婚姻,然后离开曾经心爱的女人,然后包括离开自己的儿子。可以说是不得已,那也是不得不。
  单身男人做饭会比较漫长,一个人会比较慢一点,要三个多小时才做完这餐饭,一个人吃饭好是好,但是总归不太热闹。
  还是希望有那么一个人,能够跟她两个人一起啊。能够一辈子为她做下去,她一辈子吃下去,这种感受那可能我认为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
  其实天下的男人和女人,尤其是男人,孜孜以求一生,他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两个人一起吃饭或者三个人一起吃饭。
  身兼漫友文化副总编辑和金椰雨林品牌总监两个角色。一个出版,一个餐饮,丹飞有他自己的道。
  在我的脑子里,策划啊,营销,它是互通的。任何行业它是互通的。然后呢,何况就是说我们是用文化的概念,把文化创意融合到这个餐饮里面,就是说用做文化来做餐饮,更多的看中一种体验文化,一种对客户服务的意识的提升。
  不苛求,品牌就会死,每一个员工在每做一件事每说一句话的时候,都在为这个品牌加分而不是减分的时候,这个品牌才能日益发光,就是一刻都不能停下。这是我必须坚持,只要我在位一天,我就会坚持到最后。
  有人会觉得是不是因为你拿的薪酬高。你是行业里的最高薪,被行业称作,很多作者都知道,是出版界最贵的人,因为你是最贵的人,所以你要付出最多,你要加班最多,你的所有一切都是公司的。不是这样,公司没有这样的要求。那回想其实是说,我这个职业生涯呀,我除了在私企做过,那也在外企也做过,还那个在政府做过。那在政府这一块,十年前,那我薪酬是四百八十多,转正之后是五百多。那经过十年,那我薪酬有一个一百倍的飞越。
  (蔡志忠)开始就是参加金龙奖,然后颁奖很忙,最后一天他有跟我在房间谈了半个小时,我也跟金总讲,就说刚刚跟你们丹飞谈了半个小时,如果你愿意我愿意跟你们合作一辈子。
  最好的食材,在它最佳的生命周期,我们能够做出来,献给食客。
  我小时候是一个只知道学习,不知道玩的这么一学生,但是我后悔吗?从某种意义讲,我是一个当代中国教育制度的一个受益者。
  不是说成为清华的学生或北大的学生就有多么了不起。但是它是一个标志。
  每个年轻人都有梦,然后这个梦怎么去实现?只有靠自己。
  我在丹轲身上倾注的这种父爱,或者说这种付出啊,比我的父母少付出了将近十六年。
  丹飞这十六年的穿行,从一个十七岁的男孩,成长为三十三岁的这么一个男人。棒!

丹飞的穿行

撰稿:马志丹 郑耀豪

  播出时间
  3月6日22:10广东卫视
  3月8日7:50广东卫视
  3月14日19:33广东新闻

  楔子
  同期声:在我的脑子里,策划啊,营销,它是互通的。
  丹飞,读十年时光,完成了清华大学四个专业,一个漂亮转身,从水利工程成功跨入出版行业。
  丹飞,拼十年时光,人生规划跃过峰巅,年收入飙升百倍。
  同期声:你是行业最高薪,很多作者都知道,是出版界最贵的人。
  《丹飞的穿行》

  【正文】
  画面:阳光透过树叶,丹飞照片,清华校园学生镜头。
  一九九三年阳春三月的一天,一个十七岁的男孩,留下了在他人生中具有纪念意义的一个影像。
  这一天,清华大学第一次派人来到湖北省鄂南高中考察保送生,参加面试的只有两个人,男孩是其中一个。面试过后,他意识到这一天将会改写他的一生;于是,一个人跑到温泉市街心公园一个摄影摊点,留下了这两张照片。
  画面:清华大学空镜头,丹飞在清华时期的照片。
  一个月后,男孩被确定免试保送清华大学,成为鄂南高中历史上第一位保送清华的学生,十一年后,这位清华学子进入出版界,从此声誉鹊起,这个人,就是丹飞。
  画面:漫友公司办公楼,丹飞跟编辑开会。
  2009年3月的丹飞,已经担任漫友文化传播机构的副总编辑,将近两年了。
  同期声:我们十几本刊,各自为战,大家都挖掘得很辛苦,挖掘得也很有成就,但是呢怎么把这个成就效果质量化,能够就是交融互通,这方面做得更好一些。
  画面:丹飞走在路上。
  从漫友出来,步行大约五分钟的路程,有一家叫“金椰雨林”的餐厅,是漫友文化企业的连动品牌。丹飞还要兼顾另一个工作角色,担任该餐厅的品牌总监。
  画面:丹飞走在金椰雨林里面,部长过来打招呼,丹飞交待事情。
  同期声:中午好,欢迎光临,中午好。
  你好丹总。
  你好丹总。
  刚好找你有点事,就是佛手房有比较重要的客人。
  好啊。
  从清华研究生,到漫友文化副总编辑兼金椰雨林品牌总监,丹飞创造了很多奇迹。
  丹飞采访:按照常人来讲,那即使在清华读,可能七年就够了,就是不用多出一个双学位,像那么去读啊,那我这么走弯路,这个弯路的作用在哪一块,就在于我的心是向着哪一块,是向着写作,向着出版。所以一切的一切,从现在来看,它的一个极大的焦点,就在于出版。
  第二次迈出清华校门的丹飞想到要在国内做出版,不能没有国际眼光,而在当时,去贝塔斯曼是唯一的选择。
  画面:上海镜头。贝塔斯曼店面图片,上海城市镜头。
  丹飞在贝塔斯曼书友会做了六个月采购工作,收获了人脉资源和市场触觉两大硕果。他说,我认为再做下去没有必要了。于是,他成了贝塔斯曼亚洲出版公司的一名策划编辑。
  工作了两年零三个月后,丹飞认为在贝塔斯曼的使命已经完成了。这时候,丹飞对自己的职业生涯又有了更高的要求。
  丹飞采访:觉得自己是到了一个份上,已经是厚积薄发了,已经是非常蓬勃地可以去大干一场的时候,这时候我就向所有业界的牛人来说,我想离开贝塔斯曼,所有的人就过来问了,就是你有什么条件,我说,很简单,两条,一条我要做总编辑职位,第二条年薪,又提出一个几十万的年薪,那当时就是考虑做《诛仙》的这一家,磨铁,磨铁文化。
  画面:北京城市镜头。《明朝那些事儿》、《盗墓笔记》镜头。
  2006年6月,丹飞到磨铁做总编辑,这是丹飞对人生的一次成功规划。他创造了一个奇迹:仅仅两年半,从编辑直跳总编辑。由此缔造了一段出版神话。
  丹飞采访:我和磨铁文化一起共同努力,打造了《明朝那些事儿》、《盗墓笔记》、《后宫》等等就是畅销书,包括做了一些大的系列都是我开创,盗墓系列不是我开,但是说是我集大成,是我做,因为我就是一根大线,把整个路给拓宽。
  画面:北京。漫友环境镜头。
  丹飞在北京的事业可以用如日中天来形容。
  当时的广州漫友文化机构,通过各种渠道,正在苦苦寻找一个合适的人才,担任漫友文化机构副总编辑;并为这个职位开出了一份丰厚的年薪-- 50万!
  丹飞采访:(猎头公司)面谈了之后那同时就是说,你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马上就去约请漫友杂志社的副社长刘洋,我一般叫她刘姐,她谈完之后她后来告诉我说,她就跟金总说了一句,“这就是你找了十年的人”。
  画面:北京、广州城市镜头。
  也是在北京,丹飞收获了他人生中的第二次婚姻。2007年5月,丹飞举家南下,转战广州。
  丹飞同期:来到广州,进入漫友以后首先我要进入的就是一个花花绿绿的世界,就是在动漫出版这一块啊,首先要自己具备一个童心,热爱漫画,热爱动画,这是一个根本的改变。还有一个就是我原来符合我年龄层的这么一个世界,就是一个社科,文艺图书的一个出版世界。
  画面:丹飞和漫友员工上班。漫友员工工作大镜头。
  到漫友以后,丹飞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组建一支新的团队。
  为了发展品牌,从建立到整个团队的一个建设,都是一手来办,这个团队的建立是非常快的速度,招兵买马,把设计外包,这些模式的创立对漫友来说非常新颖,因为漫友都是自给自足,在一个自有的系统里面循环,也是做得非常好,那这一块是属于一个模式的突破,非核心性的业务,在公司的这种核心人物,或者在整个公司团队的指导下,用外部力量来完成,这是一个成熟公司的表现。
  丹飞在书架前的采访:红人馆就是我来到漫友之后成立的一个子品牌。所以就是我在漫友期间做的,一小部分。这就是我做书的一个logo,一个品牌,标志性非常强,那红人馆就是说红人的集结,那就是红作者的集结,让自己和自己的编辑都是最红的总编辑,最红的操手。
  画面:书架空镜头,《乌龙院》。敖幼祥和金城等干杯。
  丹飞采访:谁都知道《乌龙院》系列是漫友的第一增长点,也是最大的一个大品牌。在我的促成之下,敖老师和漫友签成了一个十年长约,那这也是一个大事件,或者说是07年08年出版界的最大一个事件,多少人虎视眈眈,但是最后还是花落漫友,这个成绩我自己也是很满意了,很自豪。
  画面 :漫友空镜头,丹飞上班,走进金椰雨林。
  这一干就是两年。这一次职业选择,是丹飞拓宽个人事业版图的重要一步。他在漫友文化期间除了继续操作自己擅长的文艺社科畅销书之外,更把触觉延伸到了动漫领域。有媒体把丹飞这次选择称为“三栖动物跳向黄金矿”。
  金椰雨林空镜
  画面:丹飞和分众传媒的人谈判。
  同期声:你好 丹总
  你好 幸会幸会
  今天是2008年12月30日,金椰雨林餐厅试营业近一个月以来,丹飞几乎每天都要进行好几轮这样的合作谈判。
  画面:丹飞在楼下迎候下川美娜。到瑞丽,签名等。
  同期声: 美娜小姐好,欢迎光临金椰雨林
  太好了,谢谢!
  刚送走了一拨,又迎来了中国电信号码百事通的业务经理。
  同期声:丹飞和中国电信洽谈。
  画面:谈判画面。
  一副时尚的眼镜背后,藏着一双锐利的眼睛。今天的丹飞,俨然一个冷静而犀利的谈判高手。很难想象,丹飞从小却是个不爱说话的孩子。
  丹飞采访:我一直到读完大学,到第一份工作,那时候都是偏内敛,都是有内秀,没有外才的这么一个人,说话就脸红,然后呢,不能公开讲话,私下里讲话也说不出什么,不愿意去表达,不愿意去说,当我在第一份工作,在公务员这个岗位上突然意识到人生必须改变的时候,我就,这种内力啊,驱动自己,去改变自己,怎么改变,由内而外改变,内外都改变,内外兼修,就是说,我要开口,我要表达,我要让别人走进我心里,我同时更要走进别人心里。(穿插照片画面)
  画面:北京路面。 丹飞和丹轲合照。
  2003年,丹飞第二次结婚,2005年,两个人的爱情结晶丹轲降生了,四年后的今天,丹飞在广州,一个人生活。
  画面:丹飞住处
  丹飞采访:来广州的心情是五味杂陈,好,可能就是在漫友这个工作非常愉快,跟金总啊,跟同事之间这种感受都非常融洽,差也差在这里,我结束了我的第二次婚姻,然后离开曾经心爱的女人,然后包括离开自己的儿子。可以说是不得已,那也是不得不。
  画面:丹飞做饭、吃饭。
  丹飞:单身男人做饭会比较漫长,一个人会比较慢一点,要三个多小时才做完这餐饭,一个人吃饭好是好,但是总归不太热闹,还是希望有那么一个人,能够跟她两个人一起啊。能够一辈子为她做下去,她一辈子吃下去,这种感受那可能我认为是世界上最浪漫的事情。其实天下的男人和女人,尤其是男人,孜孜以求一生,他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两个人一起吃饭或者三个人一起吃饭。
  画面:丹飞和儿子相片,小区镜头。
  2009年春节快到了,丹飞要把儿子从四川宜宾外婆家接到广州来过春节。丹飞的爸爸妈妈也从湖北老家赶过来,一家团聚。
  画面:丹飞在家里。
  丹飞同期声:平时就睡卧室,然后就是爹妈来啊,小孩来啊,这次就是所以自己睡大厅。睡这沙发上,然后可能会和小孩待在一起睡在上面。
  画面:丹飞收拾行李。
  同期声:
  四川会比较冷,那我会两件,一件自己穿,还有一件会把儿子给包着,他冷的时候会把儿子包着。
  【暗转】
  画面:丹轲坐在床上。
  【字幕】:2009年1月22日,丹轲到广州的第一天。
  同期声:丹轲哭闹。
  讨厌
  好了好,行了行了
  丹轲出生三年多以来,爷爷从来没有见过孙子。丹飞父子上次见面,也已经是七年前的事情了。
  丹爸:心里面相当念他,我把他相片放到手机上,晚上没有事的时候放出来经常看。
  (马导:爷爷在哪里?)
  哎呀,好乖
  【暗转】
  画面:丹飞走过太和岗路。走进公司。
  为了方便工作,丹飞就住在公司附近的太和岗路。早上九点前,丹飞就会到公司了。
  画面:漫友员工上班大景。丹飞晚上走上楼梯加班,加班镜头。
  “工作”几乎是丹飞生活中的唯一关键词。
  【画面】金椰雨林外景空镜头,内景空镜头,丹飞和食客聊天。
  身兼漫友文化副总编辑和金椰雨林品牌总监两个角色。一个出版,一个餐饮,丹飞有他自己的道。
  丹飞采访:在我的脑子里,策划啊,营销,它是互通的。任何行业它是互通的。然后呢,何况就是说我们是用文化的概念,把文化创意融合到这个餐饮里面,就是说用做文化来做餐饮,更多的看中一种体验文化,一种对客户服务的意识的提升。
  画面:丹飞打字,办公情况。
  丹飞把他做出版时近乎苛刻的精细,同样带到金椰雨林的品牌管理上。
  画面:分工和执行情况统计的表格,丹飞在办公室说。
  丹飞同期声:那比如上一周,那个品牌例会,那之后就是做了一个执行力跟踪表,对每一个细节,比如说会员卡啊,菜式啊,然后比如菜谱啊,服务啊,宣传啊,然后包括比如说开业啊,相关的这些,每一个大的环节分化成细节,每一个事项都有一个执行人,都有一个配合人,都有跟踪人,完成度怎么样,跟之前比有什么样的提升。
  丹飞采访:不苛求,品牌就会死,每一个员工在每做一件事每说一句话的时候,都在为这个品牌加分而不是减分的时候,这个品牌才能日益发光,就是一刻都不能停下。这是我必须坚持,只要我在位一天,我就会坚持到最后。
  画面:丹飞晚上走向办公室,加班。下班。
  【字幕】:2009年2月6日,22:35
  即使父母和儿子来到广州了,晚上加班也是常有的事。
  丹飞采访:有人会觉得是不是因为你拿的薪酬高。你是行业里的最高薪,被行业称作,很多作者都知道,是出版界最贵的人,因为你是最贵的人,所以你要付出最多,你要加班最多,你的所有一切都是公司的。不是这样,公司没有这样的要求。那回想其实是说,我这个职业生涯呀,我除了在私企做过,那也在外企也做过,还那个在政府做过。那在政府这一块,十年前,那我薪酬是四百八十多,转正之后是五百多。那经过十年,那我薪酬有一个一百倍的飞越。
  【暗转】
  画面:蔡志忠在东方宾馆。
  眼前人物,就是大名鼎鼎的国学大师,漫画大师蔡志忠。丹飞和蔡老师的缘分起于中国第四届金龙奖。
  蔡志忠采访:
  开始就是参加金龙奖,然后颁奖很忙,最后一天他有跟我在房间谈了半个小时,我也跟金总讲,就说刚刚跟你们丹飞谈了半个小时,如果你愿意我愿意跟你们合作一辈子,那丹总有跟我介绍一本书说由他负责主编的,在大陆卖得火红,他说是《小和尚的白粥馆》。我也把这本书带回去台湾,然后交给了一个台湾最厉害的出版社,圆神出版社。
  画面:《小和尚的白粥馆》《戒嗔的白粥馆》
  画面:丹妈妈陪丹轲在楼下骑自行车。
  今天是正月初十,丹飞的爸爸因为要工作,已经回湖北老家了,丹轲上幼儿园的日子也不远了。
  画面:厨房里面陈汉国总厨的工作镜头。
  这个戴着一顶高高的帽子,神气十足的人,就是金椰雨林的行政总厨陈汉国。
  画面:丹飞和总厨陈汉国。
  同期声:
  下一周,应该咱们会安排一些时间,怎么样在菜式创新上做点工作那可能是,首选就是,第一站就是南昆山,进行一个食材这么一个采集,南昆山其实,它有很多原生态的产品,最好的食材,在它最佳的生命周期,我们能够做出来,献给食客。没错。
  画面:南昆山空镜头,菜心。
  食材产地的优质直接决定了菜式的品质。南昆山位于广东省惠州市龙门县境内,山好水好,空气清新。一种叫做“鹩哥舌”的菜心很受珠三角食客的青睐。
  画面:丹飞、陈汉国、老朱三人走在菜地
  同期声:
  丹飞等三人对话:中午咱们也吃过这个菜,我也听过好像叫“鹩哥舌”,还是叫什么。然后就那么水煮啊。就是菜味很好,那我看这些水啊。是用这些水来浇灌的吗?对。这些水就是南昆山上流下来的山泉水,用来灌溉这个菜吗?对。怪不得这个“鹩哥舌”那么鲜甜。
  这是芥菜了,是芥菜还是“鹩哥舌”?“鹩哥舌”。
  像这种芥菜的话,我们用那个“鱼滑”煲这个南昆山芥菜,或者说是用咸猪骨,带出它的鲜味,食客一定会喜欢这些大芥菜。你看,个头都是很大的。
  这是我家的菜园,这些都是可以收割的。
  我们能不能今天采购一点带到广州去。
  当然可以啊,我们一起来。
  好!不错啊!这些菜心都很嫩,很肥美。
  一折就断了,像这些嫩叶都很嫩的。
  可以供应到我们什么时候?供应到这个月底。
  那还有没有其它菜,可以为我们来开发新菜式的?
  有啊,南昆山上还有那些观音菜刚上市,还有那个红贝菜。
  还有竹笋,这是季节啊?是季节!
  那就明天一大早就去采购一番。好。
  画面:南昆山的竹。
  南昆山的竹笋也是一绝,尤其以冬笋最为鲜美。
  画面:一行上山,挖竹笋。丹飞咬竹笋。大家往山里走。
  同期声:
  阿叔:这里有一个,把它挖断。
  陈汉国:真的有一条哦,
  阿叔:一条,挖起来。
  陈汉国:挺大个的,很大的,就是这样的。
  陈汉国:再找一下,哪一块有?有没有找到啊?大叔。
  丹飞:阿叔,这里好像有一棵。
  老朱:要凿断它的根才行哦,用力一点。
  丹飞:根系很深哦,很庞杂。剥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内容。
  因为之前吃过了以后很香,很香甜。整个就这么一个形状。大概是有三分之一的分量(可以吃)。
  陈汉国:三分之二可以
  这一节到这一节都可以要,口感如何?
  丹飞:很嫩。
  陈汉国:很鲜嫩吧!应该可以的。
  画面:龙门县空镜头。
  除了开发菜式之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到龙门县永汉中学,和几位热心人士一起,捐助九个品学兼优,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
  画面:赵校长等人欢迎。
  当永汉中学赵榕深校长得知丹飞是清华大学研究生时,马上热情邀请他为学生们即兴来一个励志讲座。
  画面:丹飞讲座。
  同期声:同学们好,回想起十六年前吧,其实我也跟大家一样。正面临着高考,在1993年的时候,那时候一样的心情。那我也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小时候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我小时候是一个只知道学习,不知道玩的这么一学生,但是我后悔吗?从某种意义讲,我是一个当代中国教育制度的一个受益者。在座的有没有哪一位?男生或女生,能够有这个魄力,比如说成为清华的学生,或者北大的学生?不是说成为清华的学生或北大的学生就有多么了不起。但是它是一个标志。每个年轻人都有梦,然后这个梦怎么去实现?只有靠自己。
  
  【暗转】
  画面:丹轲放光碟,丹飞和儿子一起玩。
  丹飞的妈妈,明天也要像儿子一样,离开自己的儿子了。
  丹飞同期声:来,爸爸给你拍一拍,打嗝。
  采访丹飞妈妈:
  我这个儿子,那比我的生命还要重要。我舍不得儿子,我是舍不得,儿子大了,他要有自己的家庭。
  妈妈不能跟儿子在一起,我要跟她在一起的时候,2004年我就跟他在一起了,我就是,很多的事情我都是替我儿子想,我不想影响他的感情。我对他的爱我只能藏在心里,我希望他能够有自己的家庭。
  画面:从车窗外拉镜头。三人坐在车里。
  刚刚过了正月二十,小丹轲终于还是要回到北京去了。
  同期声:
  丹飞:是去四川还是去北京知道吗?丹轲,知不知道?
  丹轲:北京。
  丹飞:北京,哎呀真乖。去北京见谁呢?知道吗?
  丹轲:见妈妈。
  丹飞:哎,见妈妈。
  画面:丹飞和儿子走在机场大厅。
  同期声:丹轲要是特别想爸爸,就给爸爸打电话好不好?或者给妈妈说?你说,妈妈给爸爸发个短信。说丹轲想跟爸爸说话,好不好?嗯。
  采访丹飞:
  十六年前我父母,把我从湖北送到清华的时候。我十七岁多一点,然后,一年多前,我把丹轲从自己的身边送走,送给他母亲,单独来抚养,那时候丹轲才一岁多。想起来心里就是说,有很多愧疚吧。然后也由此更加敬佩,也感谢自己的父母。我在丹轲身上倾注的这种父爱,或者说这种付出啊,比我的父母少付出了将近十六年。
  画面:丹飞牵着儿子的手走的背影,渐行渐远,定格。
  丹飞这十六年的穿行,从一个十七岁的男孩,成长为三十三岁的这么一个男人。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