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对听课兴趣不大,但昨天去复兴听课,竟有幸运之感。
1.听学弟的课,找到了如果我来处理会怎么办的感觉,为他对材料的掌握而击节。
2.听同学的课,课堂舒舒服服地推进,但背后节奏的控制,对李泽厚等观点的融合,巧妙而无痕。
3.听专家的点评,有点不过瘾,像个愣头青一样追问,以讲演稿作文本的课文怎么教,如何用讲演来教讲演,如何处理汉语和英语在讲演过程中的差异?倒是后来复兴中学的马老师说的话让我兴奋不已。讲演的特点,讲演中的如何处理与朗诵的关系,汉语四声之外的现象与英语语流的比照,可以各取其长,各避其短。可见他思考过这些问题。老先生令人起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