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杭州教区现存教堂多座,其中历史最悠久、最为著名的,是现在中山北路415号的那座,教名“圣母无染原罪堂”。该处同时也是浙江省天主教教务委员会总部。此堂1659年(顺治十六年)由卫匡国始建于现址,三百多年来,其命运用“多舛”两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以这座教堂为缩影,堪可见证天主教在中国的进退成败。

康熙朝的杭州,在1675年和1691年两度发生教务冲突,但由于教士殷铎泽的努力,加上康熙帝当时的亲教态度,教堂虽然遭到反教人士破坏,一度被改为佛庙,但又得以恢复。康熙帝在1689年和1699年两度南巡,都到了杭州,传教士也很明白讨好皇帝的重要性,一得消息就前往迎接。康熙第一次在拱宸桥的船上见了殷铎泽和潘国良,好言相慰,赏赐果食,第二次甚至御赐白银二百两给教士潘国良,让他修复天主堂。然而,在康熙末年,风云突变,到了雍正时期,皇帝态度鲜明、厉行禁教,朝廷严令天主教士统统退回广州澳门,各地官吏早已存有的反教情绪纷纷爆发,响应上头的号召,大胆禁教。雍正八年,浙江总督李卫上奏,建议将杭州的天主堂改成天后宫,还得到雍正帝的赞赏。

这个李卫,就是前些年热播的电视剧《李卫当官》中的主人公。当然,这个电视剧里角色虽然不少实有其人,但情节虚构居多。清史上的李卫系捐官出身,粗通文墨,文化水平不高,但办事干练得力,为雍正著名宠臣之一。他任浙江巡抚总督多年,又出任直隶总督,最后死在任上。直督乃疆臣领袖,可谓善终。李卫改天后宫的上奏,目前查雍正朝朱批奏折就能见到。得到雍正批准改建之后,李卫命人在宫内立一碑,上有文字,即后来著名的《改天主堂为天后宫碑记》。

天后宫为祭奉天后之场所,因“天后”类同妈祖,主管海路水路安稳,故天后宫在大运河沿线和东南沿海一带比较多见。根据地方志书,杭州在清代有三处天后宫(天妃庙),除天主堂外,一在吴山三茅观,一在孩儿巷西牌楼,这两处如今早已尽毁不存。李卫当时选择将天主堂改易,而不是干脆拆毁,一是因为该天主堂规模较大,建制华丽,陈列较多,二是1699年康熙帝赏银给潘国良修复天主堂后,教士在堂上刻了“敕建”二字,以示名头。虽然李卫在奏折里力呈“敕建”并无其事,但毕竟有所顾忌,因此拍脑袋(或是听幕僚的话)出此计议。在雍正朝禁教的大背景下,各地纷纷开动脑筋,上海的老天主堂就被改成了关帝庙。也倒是亏得李卫改天后宫,至少把教堂地块建筑留存了下来。

这《改天主堂为天后宫碑记》是清代禁教时期的重要文献,王庆成先生曾编有《稀见清世史料并考释》,其中就收有该《碑记》,所录的是《皇家亚洲文会北华支会杂志》上载的原文。《考释》中将1699年接驾康熙帝的教士误为德玛诺(德玛诺是后来的杭州天主堂本堂神父,但1704年才来华)。其实《碑记》本身并不稀见,魏源《皇朝经世文编》“礼政正俗”目中就收有此文,但不全。而晚清交涉还堂的时候,总理衙门档案里也录有全文。《碑记》文字晓畅,虽记于李卫名下,想来有人代笔。内容无非力陈天主教“五条谬处”、“居心之险”,大概受到之前《不得已》一类排教文字的影响,而且还切合时政,专就祭祖礼仪问题发难。原碑自雍正八年后,一直留于堂中,嵌于墙壁,1861年,法国传教士就是看到该碑才促成“还堂”,容后再谈。原碑虽然历经两百多年人事,阅尽天主教在中国命运,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过此类文物的终极劫难,文革初期便被完全捣毁,如今只存碑拓藏于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