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办公室打电话回家, 小玫瑰接的。我俩肉麻问候后,小玫瑰马上说:“发彪啦。” 我一头雾水,问:“发镖?” 她还在那里重复:“发彪,发, ……”。看她不停重复,我以为她又学了一个新词。 我一问:“谁发?” 她接着说:“爸爸发啦。” 我再一问,她学着爸爸的语气,说:“你,玩我的iphone, 把我的纸撕掉,还把这弄得乱七八糟!”

小玫瑰对新词有极高的热情,一旦听到一个新词,就打破砂锅问到底,“这是什么意思呀?” 解释这个又冒出另一个。我疲于应付她各种问题。一次,她和她爸起争执,她爸说她无理取闹。都这时候,她不忘问,“无理取闹,什么意思?” 。

感觉小P孩悟性还挺高,弄明白这个词的意思,下次她就能用给你看看。我看她鼻塞,问:“你晚上睡觉又踢被子了吧?感冒了吧?” 她吸两下鼻子,说:“我只是鼻塞了,不过没有感冒。” 她经常“卖弄”她会的几个转折连词。给外公打电话,说:“虽然我想公,但是我去不了中国。如果我去中国,我就接公回来。” 外公听了乐得不行。这会哄人的妞。

她话多,“呢?呢?呢?……” 特多。有时候把我烦得。给她讲故事,就是一边讲一边各种答疑。她听一点儿,就开始问。比如给她讲《甜粥》,讲到 “小姑娘和妈妈没东西吃,太饿了。于是,小姑娘去山里找吃的。” 她马上就问:“她妈妈呢?她妈妈怎么不去?”  我只好编,说小姑娘的妈妈病了躺床上休息。她马上问:“为什么病了呀?” 我接着瞎编:“没东西吃,饿病的。”  她在再问:“她爸爸呢?”。嘿,这是一小姑娘和妈妈的故事,没爸爸角色。我只好接着编:“她爸爸死了。”  她又问:“她爸爸为什么死的呀?”  再问下去,就离故事十万八千里。我实在被问烦了,耐心顿失,耍泼说:“你别问了,再问我就不讲了。” 她才回过神,说:“好吧,好吧,我不问了。” 小孩子真是锻炼父母的耐心呀。多数时候,她的那些问题,还真让人无语,不知道怎么回答。

话多的小孩,有时候说的话还挺噎人的。一次,我在刷牙,她爸冲进来小解,她也跟着往里冲,我一边刷牙一边抵住门 ,说:“别进来,你爸在尿尿。” 她一边推门一边喊:“那你为什么在里面呀?” 我,我,我赶紧出来。

我们要是不让她干什么,她就以这样的问题来“责问”我们,“你昨天让我穿夹脚拖鞋(给我讲故事,让我看视频,等等),今天怎么就不行了呢?” 每次接招,我一边解释,一边“冒冷汗”。这昨天和今天言行不一致,还真要落下话柄。

有时候被她闹得心烦意乱。正在我强忍的关头,她给你嘻嘻来句,“妈妈你的脸怎么气成那样啦?” 我真是哭笑不得。

家有这样的小妞儿,我,我功力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