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瑪麗嘉兒」的第一篇稿終於出了, 感覺很神奇很興奮, 謝謝勇敢而謙遜的編輯小姐成全我的夢想。雖然, 你最終把我對你的感謝省去, 但你知道嗎? 開啟另一個人夢想之門是何等重要的事, 所以我還是會在自己地盤再一次感謝你。:)

的確, 我很感謝這些日子大家的錯愛。 但如果說我捧紅了誰, 就真的是讓我十分受之有愧...

很多人看見我, 都自然想到at17。  到目前為止, 還是有人比我們更不能接受我們已分開了工作的事實; 昨天我在報攤拿到嘉兒翻開的一剎, 也馬上被作者簡介上"捧紅"這一句話雷到。相信曾和我們一起共事的人, 一定會認定我怎麼忽然變得如此自大無比吧。

at17之於我, 其實並不是兩個人, 而是一個藝術合體; 像一團陶土, 起初平平無奇, 而明哥就像一個看出陶土質地可成大器的人, 於是找來塑匠加點泥、加點水、加點想像, 拿捏成了一件藝術品, 變化就可以無限大。而我和「人山人海」的監製們, 就正正是那個匠人, 或不是最頂級完美的手工,但總有自己的氣味神韻, 讓藝術品成功受注目。然而時日飛逝, 當初的那個藝術品已蛻變成創造者, 去創作自己的另一個藝術生命。做大人的, 就是要學會放手, 讓孩子跌撞出自己的生命。

我不是那種會點石成金的經理人, 事實上我更相信天生我才必用的論調; 如果有誰感到過去我們做的一切給人的感覺是如此美好的, 我也謝謝你們和我們一起走過這一段。像道家說的今晴明雨聚散無常, 如今雖然是各奔前程了, 我曾和伙伴們經歷了的那一段美好而神奇的創造旅程, 都永遠活在記憶深處。而那記憶, 也不是單靠誰人的力量就可以創造的。

多情應笑我, 早生花髮。

夜了, 要睡了。原諒我未睡先夢囈, 明兒我也許又在為另一個夢想神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