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昨天投诉电脑不好用,
启动很慢,登录不进.
今天俺回来检修,发现一切正常.
抓来问,
他慢悠悠从一早启动电脑时遇到的问题开始,
说完向俺和俺姐咨询的经过后,
一拍无线键盘:
后来我才发现是它没电啦!

第一次在公交车上碰到用手机外放爱情买卖和格桑花一类流行歌曲的奶奶...

有人说俺皮肤白的不像做野生物种保护的,
真是煤球堆儿里挑黑枣呀,
不过倩碧bb霜还算真有效果...

赶紧增肥,肉是长身上,这个才最实在,别的都是浮云。

在湖南出差时,
和勤于思索国家命运兼个人命运的李博士聊天,
惊讶的发现他居然对诺奖得主、OB闲章、戴梦得毫不知情,
出差回来,惊闻珍珠投暗,盲人翻墙,
转述给几个朋友,
他们连盲人都没听说过。
也就是说,俺太不务正业了?

有没有一种说法是:包子脸,豆腐心?

AQ测试测出个36分,属AS病人了。
想很久,终于想明白了,
作为女性,
有一些反交际反应,
被加权计算后认为是准自闭患者其实也说的通.
你们觉得俺正常,
是因为习惯把俺当男人婆了是吧.

出差和中药协一路,
六十多岁中药教授喝完羊肾汤,
说自己年轻时每吃羊肾就跑马,
又饶有意味的看了看与他同行的那位风韵中年妇女。
他介绍,那是他女朋友。

和粤北某领导吃饭,
他们说起青海鼠兔成灾,十分兴奋:
那里还派专人下药去毒哦!
那些田鼠肯定好吃的,
派几千广东人去很快就吃光了嘛!

突发奇想去买高跟鞋,
打算从6cm以下试起,
要大方跟最好。
去商场试了半个晚上就脚抽筋,
最终买了双片儿底凉鞋.
死男人婆就表打算穿高跟鞋啦.

周年院庆的广告架子被刮下来,
砸在楼下一辆车上,
把挡风玻璃砸碎了。
这就是所谓所风彪悍嘛?

以前很不喜欢被误解,
总要解释说明不停絮叨.
正式开始做科普后才发现,
说任何事,都可能被误解曲解,
原因很简单,
你再绞尽脑汁,人家不听不看也白搭...
早要开悟了,就该不会在感情中很受伤.
讨论时,也要先说对对对,再做补充,
会不会被人以为是虚伪?
以后微博推荐文章,
一定要带着这个短句——“详见链接全文”

昨天和几位学术男闲聊育肥最高境界
“一厘米一斤”(比如身高180体重180)。
某学术男说若按横切算单位厘米重量,
他符合正态分布,是为正太。

据说大白超级不爱吃从德国带回来的营养膏,
每次都甩的到处都是。
它看到老姐挤出来一些时,
居然吓得都钻床下了……

某天中午聚餐,
饭馆电视的新闻频道正放法治报道,
讲24小时银行自助服务间里,
有戴摩托车头盔的歹徒,从身后举砖拍晕取款人,实施抢劫。
俺们正论着,监控录像显示歹徒身材不高,
从击打有效部位和发力方式看,
估计个高的人逃脱的可能性大些。
果然,后来歹徒试图袭击高大男,一击没拍倒,后被抓。

上街买菜,边走边体会高木直子说的,
让肚脐眼带动身体向前的运动方式.
忽然想起以前在公共浴室看到的一些小孩子,
就是这种挺着小肚子走路的姿态,
萌的阳光都看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