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遥远又美丽的名字,在我下飞机的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他的意义。这座诗书上反复出现的城市,从文字变成了现实,还是充满神秘与未知的现实。北京的桌面上原封未动,我好像蒸发了,或者是在北京呆着生厌了,说是要在大学期间,趁着上课出去玩得现在倒好这次玩得时间够长的。
晚上一个人去了西湖,杭州的上下班的有钱人开着车,半有钱人坐着出租车,所以我只能摈弃在上下班时间坐出租车的念头,在所有杭州人民没有办法告诉我如何乘坐可爱的拥挤的公交车,我开始用自己的两只修长美丽的腿,丈量这个城市,这是我认识它的方式。走到开始迷路的时候,我决定走着去西湖,买了地图,在经历了迷路与走失后我莫名其妙的找到了,断桥,这个有着太多故事的地方,哗啦啦的水啊,熙熙攘攘的人啊,雷锋塔的夕照,音乐喷泉的水,宋祖英的曼妙婉转歌声,总的来说不是失望的……
他们是闪亮亮的艺人,我不是,我是老实巴交的新闻工作者……我是老实人,呜呜……

录歌,排舞,拍照,乱七八糟……

我心情紧张的漫漫长夜的过~~~~~

回想起好多年前,回到家,放下书包,妈妈说,星期一你不用上学了,去北京,我很高兴,因为星期一我不用参加语文小测验了;
这次我匆忙的走,不用上星期一的课了,我很忐忑,人长大了,事情的性质,全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