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手机不慎掉入水中,与世隔绝期间屡屡错过大局,更加可惜的是还错过了简总的精华小规模饭局。其他大局错过了也就错过了,简总的局凝结着人类智慧的精华,向来不应错过。因为简总是人中之精,精中之虫。

于是昨晚,在北四环附近,又小规模局了一把。与局者有简总及包括我在内的四位姑娘。姑娘们姗姗来迟,每个姑娘一来到都会说上一句“哎呦呦~ 今天可是简总一枝独秀呀!”待四美齐聚后,话题便离不开简总了。

话题首先从王三表上周的家宴展开,席间总结回顾了家宴上诸多龌龊事件。据说我错过的这次家宴上,王三表向五位姑娘展示了他蜗居中的卧具——一张价值不菲的大床。姑娘们只是怯生生地在卧室门口倚着门框看了一眼,谁也没有上去试试,就因为王三表放出话来“脱光了才能上我床!”哎,我是没去,我要是去了,还能由得他。这样名贵的大床先上去再说,等上去了就不一定是谁脱光了。

简总闻此风雅之事,甚是不忿儿。也放出话来要组织家宴——于冬日的寒风中收容京城适龄女青年齐聚家中同食涮羊肉共饮花雕酒。而且,一切女青年若想进简总家门,必须脱光!这是简总对应邀出席者提出的唯一宴会着装要求(或者该叫做不着装要求)。鉴于京城女青年报名踊跃,就不再给男性嘉宾预留座位了,但届时会有多台单反全程、无缝、多角度、无遗漏的记录简总家宴盛况,并将全过程转发给王三表,做到与民同乐、与尔共淫。简总意淫着那天的胜景,同时拍着胸脯对我们说,“你们四个都能来,枕边雅座留给你们!”体贴入微的简总还让我们放心,他家已经来暖气了。其实姑娘们都知道,简总是个细心的人,每每要带姑娘回家留宿的时候,都会事先偷偷遛到楼下锅炉房,找烧锅炉的大爷交代两句:“大爷,劳驾您今儿晚上多添两铲子煤,我要带个姑娘回来睡。”边说边从怀里抽出一条烟塞给烧锅炉的大爷,于是简总和姑娘当晚就在热腾腾的暖气烘托的浪漫氛围中热辣辣的做着一些大男大女喜闻乐见的事情。简总的风流史上始终深深篆刻着锅炉房大爷浓墨重彩的一笔。

当然我们也要带着批判的眼光看待简总这样温柔体贴的给广大妇女同袍带来享乐的行为,那就是火热的暖气虽然温暖了姑娘的身体,但给地球制造了更多的碳排放,而且简总简直把个人身体巨大的消耗置之度外,这让我们太于心不忍。于是我们四美一同决定,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要落实简总的饭局计划,让这场群居群宿、群奸群P的盛宴早日成行。届时不必再麻烦锅炉房大爷,只要我们相依相偎便能够体会彼此的温暖,春色融融暖人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