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某个不可预测的时刻里,我发现了统计学的奥妙。大部分网络的人或许都是孤独的,失败的,因为没有可以宣泄的途径和成功的法则。或许网络能为我们增加一点生命的重量,但是等所有连接终端消失后,这又变得更加的空虚。大概是个性的完美暴力阐述,可以让如此多虚弱的人得以找到生存的空间,就像是Harppy需要的食物一样特殊。

回到远古的生活中,每个动物都要相互的磨蹭来增加温存和热度,而我们需要的则是聆听和承认。或许没有现实中的动物可以完全接纳,而我们却又想成为一个善解人意的暴君,大概虚拟的灵魂可以解脱一切吧。

这是暧昧和意淫的虚拟完整版吗?还是证明存在中的消失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