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这不是教唆,真的是为我们好。

    “催眠”作为一种心理学疗法,第一次以概念的形式进入我的认知领域时,是在大学本科。那时,为了学好英语,从图书馆借了一些音带与书籍。可能是女孩的天性吧,我对于英语版的政治新闻报道很难产生兴趣,也不强求自己,成天听一些轻松、有趣的对话或旁白。有一回,听到对一位催眠医生的访谈录音(也可能是医生口述录音),讲受治者可以在催眠中回访儿时的意识,甚至还能写出儿时的笔迹。当时,觉得很有趣,鉴于日程紧张,没有更深入地了解下去。

    后来,在交大图书馆无意中翻到有关心理学的书籍。很着迷,藉由着那些书里的文字,知道了弗洛伊德和他的大作《梦的解析》。这两年,借助互联网,了解了更多有关催眠的学问。慢慢地,催眠也不再像过去看起来那样神秘了。

    催眠的过程一般是这样的:受治者身处一个安静、安全、舒适的环境,在医生的帮助与引导下,渐渐进入似睡非睡的状态。接着,医生会指导受治者搜索潜意识数据库,找到对应受治者心结的那个点,回忆出产生心结的原始事件。然后,在那个点给潜意识一个指令,试图消除原始事件带来的种种负面影响。待一切完成时,医生指导受治者睁开眼睛,回到现实世界里来。
    值得一提的是,催眠并不都是用于治疗心理疾病的。很多情形下,受治者借助催眠,回忆往事,或者帮助清除潜意识里不想要的信号,抑或加深潜意识里某些信号。
    催眠并不能直接改变一个人,它只是调用了受治者潜意识里的信息,使受治者通过自我意念调节身心,自己帮助自己。

    读小学时,黄厚仁老师常常督导我们伴随广播里的音乐做眼保健操。为了提高我们的兴趣,她会在我们揉那些穴位时,帮我们设想一个个美丽的场景:蓝天白云啦,大海沙滩啦,草原骏马啦,等等。我们一边揉穴位,一边想象着自己冲浪、驰骋的情景。当然,眼保健操快结束时,黄老师会提示我们:从海边或草原回来了,回到了教室。
    其实,黄老师运用的正是“准催眠”疗法啊!

    催眠过程中,起作用的元素是潜意识。现在,让我们把聚焦从受治者所处的诊所zoom out,将镜头延伸到整个世界。你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这些有可能被大脑记录的信号都有可能影响我们的潜意识。是的,在每天的生活中,人们常常在不知不觉中被催眠。有些催眠是有益的,比如,老师不断地给同学们讲做人处世的道理;还有些催眠就不一定了,有的甚至会带来危害,众口烁金便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了解了催眠的原理,可以如何改进我们的修行呢?

    首先,“不妄语”。要做一个厚道的人,既要对自己负责,也要对他人负责。言者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影响到听者的潜意识。不负责任、内容不雅、动机不良的话,尽量不要说。“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何况,自己也是一位听众呢。
    其次,要有自己的主见。对于负面的信号,要学会过滤,不要受其影响。如果觉得烦,逃避一下也不坏。千万不要因为别人都干嘛了,就跟着一起干嘛。如今,许多网站到处都是极富挑逗性的链接。甚至,这些链接所占的篇幅有时超过了网页主题与正文的篇幅。有些不利修身养性的东西,就不要看了,浪费时间,影响注意力。不要让这些低俗的东西影响了你的注意力。就算对你没有立即而直接的不良影响,一个人的潜意识接收的低俗信息多了,面相看起来也会不够灵气。还是做个俊男靓女吧!

    子曾经曰过:“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这不是教唆,真的是为我们好。凡成功人士,大都能管理好自己的潜意识。

    理解这个道理,管理潜意识也并非难事。做人还是从容点好,贵在顺其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