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好久没写博客了。俺发现俺工作忙的时候往往会产生很强烈的惰性,导致不愿意写任何很长的东西。其实就连微博都很少超过一百字的内容,大脑完全处于停滞状态。

叹气,太久没有休息脑袋了。

上半年的工作很不顺利。从一月到七月的大部分工作,在前两天陷入了停顿推翻的漩涡里。这大概就是俺不得不信命的缘故。哪里有那么神奇,三天之内,好几宗工作,先后接到指示不做了。抱头,虽然对于我个人来说,算是一个难得的休息间隙,可是眼睁睁看着那么多心血就这样付之东流,还是很难过呀。

不过到去年年底,俺大概也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话说当年俺一年写一部长篇,也不过十来万字而已。去年一年俺写了一部电视剧,两部电影,还开了好几个五万字左右的坑,就算作为前两年无所事事的补偿也太多了,超过我的极限了。于是从今年年初开始,进展就一直很不顺利,推翻重写,推翻重写,自己都觉得缺乏些东西。

前两年的工作倒是出成果了。上半年上了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俺倒是有心在上映前到博客里来宣传一下,可每次打开页面,总觉得面上无光。这不是俺想写以及让俺满意的作品,于是每次都叉了出去。可是到了如今这个时候又觉得能写出来已经很伟大,因为我现在已经写不动了呀。

做编剧是很抑郁的。和写小说完全不一样。小说是自己的,读者看到的,就是我想要表现的。看着演员导演改动自己的剧本,把原本精心设置的对话拖长到连俺自己听了都要打瞌睡的地步,心在流血啊。

于是总是给自己听靓颖那首 dear jane,因为里面有一句:你的努力不会所有人都视而不见。

前两天看陈陈写的卫大将军的小说,一边看一边给她发短信调笑。看完突然深深萌了。那才是俺应该去写的故事,才是俺应该去爱的人啊。俺到底是在干什么?

于是下定决心,明年一定要休息,留出时间去爱我爱的那些人去。去看从京东血拼的百十来本书,去追那些很好的电视剧,去旅游。

嗷嗷嗷,下周老爸老妈就要去呼伦贝尔了,想起08年俺去的时候。坐在草原上发呆,看着天高云淡,多美啊,多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