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年,我做过的最晚节不保的事应该就是上电视和拍照片了。

电视上的很少,原因很简单——我去年上刘仪伟的《东方夜谭》,人家多好的节目啊,可我那期播完没几天,这节目就停播了。从那以后,就再也没人找我上电视了。

照片倒是也拍过几回。最难忘的是前年大冬天,给时尚杂志拍照片。我带艺人时,见过这阵势,可那时候被拍的毕竟不是我啊。轮到自己被拍,我才知道这玩意有多不自在——三九天,穿个小衬衣,就那么几张照片,换个姿势,再来一次,活生生拍了多半天。从那以后,我发誓再也不受这洋罪了。

去年底在台湾,台湾《数位时代》杂志约访,说是要拍照片,我就有点含糊。台湾朋友热情地解释,是很随意的那种,不进棚,就在酒店外面找地方抓我们俩的瞬间。摄影师大器小材都带来了,我和飞猪一对眼神,那就拍吧。

真没想到,这次拍照的经历相当愉快,站在台北的街头,我俩傻呵呵摆pose,引来路人侧目。摄影师庄明颖很会协调气氛,插科打诨间,照片就拍完了。

不知道《数位时代》会否接下来会因为看出我们的照片而惨遭停刊的噩运?

imageimage
两个装逼犯
摄影:庄明颖 供图:台湾《数位时代》


PS:有没有台湾朋友能告诉我一下,我们拍照片的街道叫什么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