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年前在我还没开始2字头的年岁,曾经设想过到30岁的时候我会是什么样子,事业有成儿女双全,或也只是庸碌无为享受平淡。现在想想很遗憾,我没能预测到自己会在刚满29周岁的午夜零点突然从睡梦中惊醒,由沉默至嚎啕。

我得承认种种外界因素,比如说我在异国异乡飘零又临近考试再加上没有朋友午夜发来短信祝福,是我今天抑郁低落的一个引子。但在各种复杂心情中,比重最多的绝对是恐慌,是害怕。我远比想象中更怕衰老怕无力,怕自己还是不得不向这个世界妥协。

其实我真不该这个时候哭的。明天一早还有课。

又何况我早就知道,我已经不是我,我已经一点儿一点儿,变成你们期待中的我。
假的我。

祭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