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关注植物,偶尔逛些植物论坛时,经常看到有人说,许多花花草草看起来很熟悉,但就是叫不上名字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我也常有这种感觉。但今天下午在小区花坛里见到了猫儿眼,才知道所谓看起来很熟悉,实际上还是不够熟悉,真的熟悉到一定程度,一定知道那是什么。
比如这个猫儿眼。

image

 

猫儿眼是小时候天天都见到的东西。这种植物命贱,随便哪个贫瘠之地,田头路边都能长得蓬蓬勃勃,一片生机。碧绿的叶片倒也罢了,花骨朵从开始冒出时就是黄绿色的,颇醒目,外形也很奇特。 吴其浚在《植物名实图考》中说它,“观其花叶俱绿,不处污秽,生先众草,收共来牟。虽赋性非纯,而饰貌殊雅。”

猫儿眼学名泽漆,属大戟科大戟属植物的全草。明代以前,多种本草经都将它和大戟苗混淆。如明朱橚在《救荒本草》中就认为它“一名漆茎,大戟苗也”《农政全书》等也承袭了这种说法。直到李时珍才将它纠正了过来。“泽漆利水,功类大戟,故人见其茎有白汁,遂误以为大戟,然大戟根苗皆有毒,泄人,而泽漆根硬不可用,苗亦无毒,可作菜食。”关于猫儿眼的形态,李时珍也作了描述。“柔茎如马齿苋,绿叶如苜蓿叶,叶圆而黄绿,颇似猫眼,故名猫儿眼。茎头凡五叶中分,中抽小茎五枝,每枝开细花青绿色,复有小叶承之,齐整如一,故又名五凤草。”也有人叫它五盏灯、五朵云,倒是蛮吉祥的。

虽然李时珍说它无毒,但这东西却是什么动物都不吃的,牛羊吃草时会自动避开这种草,从地里薅草背回家铡了喂牛,父母也要小心地将猫儿眼从中挑出来扔掉,说是有毒。小时候不懂这些,印象比较深的,是将它的枝条折断后,会有白色的乳汁一样的液体流出来,所以在有些地方它又被叫做“白种乳草”。说它有毒,就是因为这白色的汁液对人的皮肤、粘膜有很强的刺激性,尤其是误入眼睛,能导致眼睛红肿。记得那时小孩子们中有个流行的骗人儿歌:“猫儿眼,点眼皮儿,一望望到天安门儿”,我们曾经用这儿歌成功地骗邻居家从城里来的小孩子,将猫儿眼汁液涂到眼皮上,结果可想而知。关于它的毒性,古代俗谚也有“误食猫眼,活不能晚”的说法。其实猫儿眼生食有毒性,经煮熟之后就不再有毒,所以是可以食用的。《救荒本草》就说,“采叶及嫩茎煠熟,水浸淘净,油盐调食。采嫩叶蒸过晒干,做茶吃亦可”。
不过很可惜,因为猫儿眼有毒的概念从小在心里根深蒂固,居然从来没想到它可以吃,想来父母们虽然曾经很挨过饿,却也并不知道明代王子教的这救荒办法吧。至于蒸过晒干做茶吃,呵呵,我会有心理障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