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两重门,压付身心的两重门关闭了。准备在现有的空间内打开第三重门。
这是一个充满想象的神秘门道。会像以往那样轻松进去吗?有点彷徨。
我看到一个极度偏科青年的沉沦历程。是寒含模拟自己而写的缩影吗。
还有戏剧般以体育特长被招近重点的年轻灵魂的形象。
文学的魅力被他诠释的彻彻底底。
我的第三重门,不会这么戏剧话。
压抑喜好的第三重门,是闯还是安静对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