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疯子迎面走来,脸上的胡茬儿告诉了我掩盖在长发下的性别,身上衣衫褴褛,我却对他难以有关心的情绪。他的眼神飘东飘西,无法正视人们的眼睛,我猜他在羞愧吧,为了那件让他发疯的事情。

有个疯子在后面跟着,我偶尔回头一瞥,就见到红红的脸蛋和精致的五官。她的衣服花花绿绿,紫色的袖子,红色的衣裳,绿色的围巾,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件件拼接起来,她满眼愤怒,没有行人敢直视她的眼睛,只怕给自己招惹来麻烦。

image我想走快一点,因为我感觉到那凶神恶煞般的眼神在步步逼近;可是我又不敢走得太快,前方那令人作呕的气味让我每迈出一步都要再坚定决心。我在挣扎,我在犹豫不决,我在想我该怎么办。她越来越近了,他也越来越近了。我开始感慨自己被上天作弄,怎么会有人在同一天里,同时遇到两个马路疯子?除了我以外,恐怕世界上没有人有这么差的运气了吧。

那男人见人就躲,那女人见人就骂。我卡在中间,我害怕,我紧张,突然一声大吼让我吓了一跳:“你怎么不敢看我?!”女人在身后开始发话了。我回头一望,那眼神愤怒中又带有哀伤,可是聚焦的方向却在我身后慢慢延伸,原来骂的人不是我。男人抬头了,我就慢慢向后退,让他们两个人的眼神在中间交汇。男人越来越紧张,本来就不敢看人群的他,此时被一个陌生的女子盯着,想必他也更紧张了吧。

马路上的人聚了起来,大家都想看看热闹,毕竟马路上两个疯子的相遇也不是件平常的事情。这样的偶然,自然有上天的安排。我躲在围观的人群之后,因为人还不多,所以我也不能完全躲起来。可是我的眼神躲在一个陌生人的脑袋后面,想着只要不和他们对上眼,就不会有事,典型的鸵鸟心态。那女人冲了上去,开始打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吓得快哭了。披头散发的求饶,大家却不依不饶,甚至还有年轻人起哄,“打啊!打啊!”如同野蛮人一般的叫喊着。

两个疯子突然僵持,谁也不说话,忽然那男人挥手给了那女人一耳光,眼泪流了下来,仿佛疼得是他,他叫着:“说!孩子是谁的!到底是谁的!”女人一愣,马上像头母狮子一样扑了上去,握紧的拳头雨点似的落下来。一边打一边嘶吼着:“你还我的钱!你还我的孩子!你还我的青春!”两个人就在马路中间这样扭打起来,人群中有的摇头叹气,有的连连叫好,有的不免在问,难道说,这两个疯子认识?

“这两个疯子怎么会认识?”一个提着菜篮的老妇说道。

原来东街这个疯子,5年前自己的老婆怀了孕,可是这男子竟然晓得那孩子不是自己的,每天对老婆又打又骂,老婆受不了,就跳楼自杀了,还留了张字条,一看才知道,原来是被人强奸了。老婆死了,这男人就疯了。

原来西街那个疯子,4年前跟了个小老板,两个人做生意赚了不少钱,女人也给他生了儿子,可是有一天那老男人突然不见了,带着她的钱她的孩子就这么不见了。据说回了老家。原来他在家里已经有了个妻子,这女人就疯了。

每个疯子都有一个不疯的故事。

我不免要问自己,要是我碰上这些事,我疯不疯? 这样的故事就发生在生活里,这样的被故事所牵连的人也还活着,对于这样的事,我们该同情怜悯,还是幸灾乐祸?如果碰上一件这样的事情,疯几年才能想明白?

东街的疯子和西街的疯子差不多每年都会在马路上遇到一次,两个人见了面有的时候说说话谈谈心像好朋友,有的时候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像恋人,有的时候就撕破脸皮你死我活像仇人。待老妇说了原委,两个疯子又突然不打了,环顾四周,盯着这些围观的人们。刚才叫好的也不敢叫了,摇头叹气的也不吱声了。

女疯子骂:“一群傻逼,他妈的没见过打架啊,看个屁啊!”

男疯子赶紧拉了拉女疯子,说:“小点声,这些人啊都是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