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現實
 的確是隔著門

 而那扇門
 的確有鑰匙能夠開啟

 隻是
 他把鑰匙交給別人
 不是交給我

 我手裡握著的
 是一把自以為能夠打開任何門
 由我可笑的自信打造而成的鑰匙

 就這樣吧

 我手上的這把鑰匙雖然打不開他的門
 卻可以把我自己反鎖在另一個他到不了的地方

 太陽好紅呀
 夕陽好悲呀

 我瞇著眼睛眺望遠方

 在那一刻
 我終於了解
 除了自己之外的人
 我誰也不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