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步刊登於 queerology.

在同志平權運動中,爭取同志權益的平等,時常要小心表面平等,以及「受壓迫者可能有意識/無意識地成為壓迫者」這件事。卡維波老師在〈逆流酷兒〉(載點)裡提點得好:社運的抗爭,若只落在常識性話語的層次與操作,譬如空洞空泛的人權、樣板化的多元尊重容忍,那麼「有時因為依靠集體的政治力量而好像平反了污名(貌似寬容的文化多元主義修辭也配合印證了這種平反的幻覺),但是事實上則是避開了平反污名中最困難、最羞恥的部分」。同時,「平反既需要知識話語的辯論,也需要情感結構的改變……所有平反污名都不會是簡單或單一議題的,因為改變常識話語與情感結構意味著改變世界與改變個人,改變公共領域與改變私人生活。改變賣淫污名,改變同性戀污名,改變非一夫一妻家庭污名,除了新常識話語的建立外,最終都涉及改變現存社會的構成秩序與文化革命,因為人們必須有了不同以往的異質身體經驗才可能(但不是必然)有新的感情結構,才能夠在情感上接受過去無法接受的污名」。

因此,爭取同志平權,不只要看到主流所喜愛的樣板型人物,譬如生活安穩的中產階級、高知識份子、俊男美女、身材姣好、一路是第一志願的乖寶寶等等,更重要的是,LGBTQ社群也和異性戀一樣,有高矮胖瘦、有富有貧的階級、心地善良的、個性乖絕等各色人等。於是說到同志社群,性,更是不可少的一部份,因為「性」也是每個人生活的一部份。畢竟真正的平等,不就是接受一個人生命生活的全貌!

之前和朋友聚會,一位男同志朋友C君好奇地問我,拉子面對性的態度。畢竟,生理男性通常是視覺動物,只要瀏覽過 UT 或拓網等男同志交友網站,各式各樣的肉身一字排開,往往集中在肌肉、下半身特寫。而且,C君自陳,會挑起生理男性的慾望,通常是非常直接的視覺觀看、或帶有偷窺意味的性器官裸露或微露,所以會看到很多露出肚臍以下、性器官以上的低腰褲照片,或直視性器官。當然,這也可以連結到 A 片工業的發展。一直以來,A片即是以男性觀點為主體所發展起來的。因此,即便有女女情節,所拍攝的視覺角度,通常是以挑逗、滿足男性為主,卻只會讓生理女性感到噁心、不舒服。

反觀台灣女同志圈,缺少類似 UT、拓網等人數眾多的交友平台,許多人對女同志關於性的態度或印象,就是「手牽手也會高潮」。自從 KKCity 社群內的5466(我是拉拉)BBS站關閉後,不再有多樣嗜好主題、跨年齡世代、進行一夜情與情色書寫的平台。網路上可google到的 2GIRL,使用者也侷限在較年輕的族群,即便是批踢踢拉版也是。相較於男同志,我所觀察到的拉子社群,由於「築巢」本能,以及相對喜歡小圈圈的特性,拉子們通常有自己一圈較親密的群聚,如果是一對關係穩定的couple,社交生活時常也會隨著年紀漸長,逐漸固定甚至萎縮。

回到面對「性」的態度,相較男同志許多養眼的肉體,女同志的照片通常含蓄,背影照、貓狗照等等。談論「性」時,女同志不見得保守,卻比較喜歡在熟悉的交友圈,或較封閉、有信任感和安全感的環境下,才願意侃侃而談。有人說,這是女性在父權社會中被教導的結果,因為性是被視為不潔、具禁忌性的話題;但從另一方面看,也可說是男同志與女同志本來就存在差異的社群文化。當然,現在也有不少女性意欲衝撞社會,以爭取性自主及性解放。

因此,相對於C君所說生理男性喜歡直視性器官,以及一般A片所能撩撥起的慾望,我所觀察及體驗到的是,女性相對比較喜歡舒適、性感的氣氛營造,因此前戲以及事後的擁抱,對生理女性是很重要的(更何況拉子是女性特質的雙倍加乘!)。至於說到以女同性戀為觀看主體的A片工業,提供一個 ELMS 的女同性戀情色電影與A片網站。我沒作過相關研究,但最早即接觸到 Viv Thomas 的作品,他的女同性戀色情片的視角,對我而言就不會如一般A片那樣不舒服。

當然,帶有情色場景、點到為止,但氣氛營造十分細膩的,可在許多電影或影集中看到,譬如經典的 When Night is Falling (1995), High Art (1998),或是BBC系列影集 Tipping the Velvet (2002), Finger Smith (2005) 等等。而以男同志為題的 Angels in America (2003) & The line of beauty (2006) 更是不能錯過阿(觀後感)。又,男同志的性議題往往包含愛滋,會觸及到更多生命幽微之處。

每每在觀看、討論男同性戀與女同性戀的社群文化,常讓我覺得興味盎然。雖說這兩個族群大概最不會在肉體上結合,但最近讀了 LEZS 雜誌,提到九0年代踢吧史,有些鐵踢與扮妝皇后相互扶持的友誼,即便彼此肉體沒有吸引力、甚至可能相互憎惡,但性別氣質與個性,卻相為互補。

而LGBTQ社群之間的異質文化,拿到爭取結婚權一事上來看,更加光譜紛呈。都說「受壓迫者可能有意識/無意識地成為壓迫者」,當伴侶盟成立之後,為了爭取結婚,以及結婚所可能排擠到不婚、單身、開放式關係中的人,再三討論,於是草案遂成為同志婚姻、伴侶權和多人家庭法案的並行推動,一方面希望能符合、盡量含括LGBTQ社群內不同文化的樣貌,避免多數壓迫少數的情況;另一方面,也希望照顧到異性戀,畢竟仔細去看、去想現在台灣社會「關係」的樣貌,即便是異性戀,也有許多選擇同居不婚,或獨身與好友們住在一起的。換言之,在我看來,伴侶盟希望照顧到「處於關係」中的所有人,讓配套的法律保障不再落後於社會現實的樣貌。

至於說到爭取結婚權這件事,容我賣個關子,且待下回分解。

※延伸閱讀:性政治 http://intermargins.net/repression/index.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