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律所做了将近一年了,接触了不少的案件,有一个很大的感受就是,法律虽然规定的看似很严密,但是现实中看似简单的案件,却经常会触及的法律的真空。

         每一个案子都不是按照法律的规定来设计的,每个案子都会有自己的独特的情节,如果没有这个情节,那么法律关系就很明确了。

         以前感叹大陆法系理性思维之美,可以通过人类的抽象思维,将法律设计成完美的法条让人们以资遵守;现在发现,英美法系之美在于经验,在与遵循先例,在于面对新的情境不断创造新的判例。

         以前觉得在制定法的约束下,法官的自由裁量权很有限,现在看来,由于法律的既定,现实的千奇百怪,法官还是有很大的空间去解释法律的。经常会听说,某某律师跟某法院的法官关系很好之类的话。先前不以为然,任他们关系再好,法官也不会明目张胆地乱判。后来想想,那是我幼稚了。因为现实中是非分明的案件太少了,之所以要诉讼,就是有争议,那么法官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偏向于某一方来解释法律,便是合法的。这也就给中国现在的人情社会,人治状态创造了发展的空间。

          我的客户和大连的一家公司签了一个合同,约定了解决争议的办法是:向杭州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或者向杭州的法院起诉。学过法律的都知道,像这种或裁或审的约定会导致仲裁条款无效,也就是说,约定的申请仲裁是无效的。那么,这种无效是指整一句话是无效的,还是只就约定仲裁无效呢?后半句约定的法院管辖是否有效呢?有关的司法解释也只是说,或裁或审的仲裁条款,一方申请仲裁另一方没有在法定期限内提出异议,仲裁机构可以受理。

          那么对于后面诉讼管辖地约定的不同理解,就会给当时人带来不同结果。如果该约定无效,那么原告只能向大连的法院起诉,这就会给案件的处理带来了很大的麻烦。如果法院认为该约定有效,那么就可以在杭州起诉,这对我们来说肯定有很大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