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东湖荷塘里的荷花开了,微风轻轻吹过的时候,荷花的气息香得紧。那片小湖的颜色也很是好看,整一片田田的叶子,叶中时不时还能看见“可人”的水珠儿,晶莹灵性得很,而荷花则自各儿安静素净地开着,让人看在心里,心里很自然地就这么不饮而醉了。

     每每经过那片小荷塘,我的脚也着实是迈不开的,必是要在荷塘边择个清净的地儿傻傻地枯坐一会儿的。啥也不干,啥有不想,这这么一小会儿的光景,身子里整个毛孔都自由自在地感受着这份极美的恬静。不用思考什么,就这么静静地坐着,心绪自然地安定下来…… 

      今儿个去上课,路过那荷塘的时候,不久的一段日子,发现小莲蓬竟然已经长出来了,荷花只剩下三两枝了,想起李商隐的那句诗来:“留得残荷听雨声”,我以前是喜欢这句的,今儿想来这残荷的日子也近了。 

      生命原本那么绚烂,终究也是短暂而过的,不是么?可终于是不需要叹息的,如这荷香一般,生命一次,便美丽一次,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