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怪录》  卷一

 

《韦氏》

 

京城有一名女子韦氏,在成年的第二年,母亲告诉她道,城里有一个秀才名叫裴爽,他想要娶你。
韦氏笑曰,他不是我的丈夫。

母亲记下了,虽然媒人每天都来,不断夸奖裴爽的才德,而韦氏的家里人也都非常爱慕这个秀才,但两人最终没有在一起。

 

又过了一年,韦氏的母亲道,如今有一个叫王悟的人,是先前京城的一个参军。而你的舅舅张审约,如今正在他的府上做一些管理记录的工作。正好想要帮他做媒,来聘你。
韦氏又道,他也不是我的丈夫。

母亲道,张审约跟我是熟人,如今他要为王悟做媒,说的一定是实话。
但因为韦氏不从,所以这一桩婚事还是没有成。

 

又过了两年,有一个进士名叫张楚金的,想要娶韦氏。
韦氏的母亲告诉了她,她笑着道,我的丈夫是这个人了。

母亲答应了她,于是为他们挑选了良辰吉日行婚。


两人成了夫妻以后的某一天,母亲一再追问韦氏,怎知此人就是她的丈夫。

 

韦氏才说道,因为我曾经做了一个梦。我这辈子要经历的事情,如今已经都知道了,又怎会差了楚金是我夫君的事情呢!在我刚成年以后的某一天晚上,我梦到我二十岁的时候会遇到清河来的张楚金。后来楚金当上了尚书,被派往广陵。在广陵当了七年官以后,因为犯法被处死了。一家人除了我和儿子的新娘子以外,全都死了。我跟她被罚进了后宫里做仆役,掌管采购食材打扫屋舍辛勤劳作了十八年。后来居然因为圣上大赦天下而被放出。我们是在一个晌午接到的赦令,快日暮了才得以出宫。后来我与她一起渡河,天已经全都黑了,才上岸。我们四顾茫然,不知该往何处去,所以两人相拥而泣起来。后来又相互勉励道,这地方不能久留,要赶紧离开。于是又开始向南走。在离开了岸边数百步的地方,我们发现了有坏掉的牌坊。我们二人从西门进去以后,随着旁边的屋墙向北走去,来到了屋宅的东大门处。因为好像在修缮,这扇大门开着也没有人守候。于是我们就进去了。看见戟门(唐代显贵之家或显赫的官署在大门处才有的建筑物)也坏掉了,于是又往里走了些。走过门内的石屏以后,眼前全是四合的回廊,也有一间堂屋,但是却是锁着的。堂屋的阶前有四棵高大的樱桃树,满树的花都开得正好。等到夜晚月色满庭的时候,影影绰绰。四周却好像没有人居住一般,找不到人能够打听一下。于是我跟她就在阶下卧下打算休憩。可没过多久,就来了一个老人,要赶我们走。我们无法,只好将事情告诉了他,他听闻以后终于走掉了。这个时候,我们又听见了西回廊那边传出布鞋着地的声音,又走来一个少年郎过来质问我们为何在此,还呼唤刚才那个老人,令他赶我们走。我们无可奈何,只好将事情的始末原原本本地告诉了他。这个少年郎却不知为何,低着头离去了。好一会儿以后,穿着白衣素履出来,大哭着就拜倒在阶下,道,我是楚金尚书的侄儿啊!说完更加悲恸地哭起来,道,当初叔伯家人都死光了,我不知该去何处打听这个噩耗,今不知是伯母和嫂嫂来了,莫非是从天上来的?这间大屋就是当初楚金叔伯没有离家做官时住的旧宅。这堂屋中锁着的东西,无非就是他的一些旧物了。说完悲恸地哭着给我们打开了堂屋的门,我走上前去看,果真是个故居之地,亦不知楚金他少年时,在这里住了多少年。


韦氏的母亲听她描述完这个梦以后,大奇。
后来又想,人这一辈子的荣辱得失,无非早有定数,这是早就听说的了。但这梦中之事真的也如此么?
虽然有些怀疑,母亲还是将它记下了。

 

没有过多久,楚金果然被皇上派到了广陵。
神龙年中期(神龙 705年正月—707年九月 是武则天和唐中宗李显的年号)因为和徐敬业(徐敬業(?-684年),唐朝人,祖籍曹州离狐(今山東鄄城西南),是唐初名將李勋(原姓徐,賜姓李)之孙。他是唐睿宗時反武則天起事的領導者。)反武则天的叛乱有勾结,而被连坐伏法。只有妻子韦氏和媳妇没有死,被发配到掖庭(即前文所说后宫仆役劳作之地),在那里工作了十八年。


因为适逢武则天的生辰大赦天下,才被从奴籍中除名,离开了后宫。
晌午接到赦令,本来想马上就走,结果被红衣的大太监留下吃饭,于是只好等候。
等到这顿饭吃完以后,确实天已经将暮了。
等到后来的渡水,找到楚金故居的所在之处,都和那个梦一模一样。

 

 

-----------------------------------------------------------------------------------------------------


阶前有四大樱桃树林,花发正茂。及月色满庭,似无人居,不知所告。

 好萌的景色描写。

再来古人写文果真不狗血。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