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岛不设防
人被吹咸
花露水在蚊帐的波浪间
听夜涨夜落

所有的信封都写上你的住址
所有的温柔都在岛的东南方
当兵的日子
是不自在的光荣
和瘦小的庄严

每天你都期盼靠岸的船只
能带来故乡的歌声
每天你都和海说
有一个故事  有一个人

但是  阿远
你无处可逃
悲伤的女人在你控制不住的风尘里
哀痛的青春在你陌生的保家卫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