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4日

开始dukan diet.  上dukan网查自己的true weight, 一查是52公斤,马上就动心了,那就是我大学三年级最瘦时候的体重也。网站还给了进度设计,第一阶段3天,第二阶段51天,似乎也不太困难。

今天早上吃了两鸡蛋,两勺oat bran, 厕所上得畅快。然后就出去了,干我从来没做过的事:帮一个女气功大师做翻译!
本来担心会饿得不行,想该带盒牛奶的。到了练习场地,有水果,我也坚持没吃。就喝绿茶,讲到下午6点,居然也不饿,还和F老师聊了好久,快8点到家。赌猪正好做了焖鳕鱼块和西红柿炒鸡蛋,——哎呀,大口挑肉吃的感觉真爽。

因为是帮朋友的忙,肯定是不收钱。F老师硬塞我两袋龙井一盒铁观音,还有黑木耳和一条围巾。我却之不恭就收啦。这茶荒又缓解了。赌猪每次回国都给我带许多茶,其它的茶有人送,我嘱咐他买的龙井,他没功夫,在首都机场买了“五洋堂”,圆形铁盒。我终于舍得打开了,一看,不象阿。一泡,太象树叶了,一喝,这揍是树叶阿。人家茶有余甘,它这树叶水喝了余头疼。微薄上立此存照,就扔了。没想这又给补上了,太高兴了。

说说这传授气功的F老师。她从小家里传气功,不过她也不上心练,贪玩。后来搞文艺,进了中戏编导班,36岁得了再生障碍性贫血,才想到练这气功,练了7天,感觉焕然一新,这就开始练习,自愈。然后去中医学院读了三年中医,从此开始气功行医,在干休所教气功。89年出国,先去日本,后来北欧。日本电视台的报道里,她可以透视人体,说对方有结石阿,小时候摔过那那有病根阿,然后都能验证。

这个班是租一个教堂—宗教中心的场地。木地板,后面有厨房,她还给学员们泡茶,做药膳。功法的传授到了最后一天。她们这个班一直就没有好翻译,最开始找了个女孩,翻译得吃力,第一天结束就说因为她信基督教,所以不合
适翻译这个。然后找本地一推拿医生,中国人,术语是明白了,可是除了术语其它挪威语都不会。抗到最后一天就通过瑞典朋友找到赌猪,然后赌猪就把我推出了。我也没做过中文和挪威语的翻译,想尝试。 结果大家都很高兴。F
老师和学员们终于能交流了,学员们也能听到具体的解释并提问题,我也跟着学了这个女性气功,同时觉得自己挪威语交传也可以“矮子里拔个将军了”。

这场下来,我最深的感受,就是跨文化交流中,语言真不是障碍。从学员们看F老师那充满感情和信服的眼神中,一个是你的东西首先是别人想要的,然后对方就会努力去理解你,其次,跨文化的产品设计,一定要同时满足对方的好奇心和理解能力:最后是要有已经跨越彼岸的对方阵营成员。比如,在场有一个F老师20年的瑞典学生,这次帮着过来料理。50岁,皮肤年龄看上去也就35左右,红润,没皱纹,太有说服力了。

而且这F老师也很神的,我去的时候走反了方向,也没给她电话,最后还差一条街的时候,刚好就碰到她走出来迎我。 然后结束的时候,她送一条丝巾给一个上课很积极的学生,学生特感动,说我昨晚做梦,梦见在戏院里,舞台背景就是这个黄色。

回来赌猪问我觉得F怎样,我想了想,说:和对你的感觉差不多,就是没有任何让我觉得不舒服(进入冷眼旁观状态)的地方。